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努力的Yomemiちゃん是世界的宝物!

(为所有支持着Yomemi的达令们和Yomemi献上美好祝福!)

Yomemi又趴在笔记本电脑前睡着了。

冰冷的机械外壳贴在额头前,很凉,让她觉得有些不适,她平放在桌面上的手掌和手指一起发力,想要撑起脑袋来——额头重重撞在了笔记本电脑上,她失败了。

她的十个指尖在抽痛、指节在颤抖——为了将自己的技术磨炼得更加精进、动作更加流畅、录制出能让“ダーリン(达令)”惊叹的操作,她敲击键盘太久了。

姐姐夏实就在门外。妹妹为了让“ダーリン”开心太过努力了,妹妹录制游戏视频的时候,担忧妹妹的身体健康的夏实便会一直等在客厅,等到确认妹妹睡下之后才会入睡。

明明说过很多次,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会照顾好自己,却总是不听劝阻、固执地等着,真是个笨蛋姐姐!

喉咙有些干涸,想要喝水。

“渴……”

费尽全力从喉咙中勉强挤出几个音节来,但声音太微小了。断断续续唤了一声又一声,直至将所剩不多的力气全都耗尽了,也没能传达到姐姐的耳朵里。

她的嗓音已经变得嘶哑,轻灵、元气满满又微带鼻音的少女音完全消失了——为了用自己的声音给“ダーリン”带去希望和力量,她对着荧屏想象着“ダーリン”的样子讲了一个又一个笑话、惊呼了一遍又一遍“やばい(糟糕,谐音“牙白”)”。

现状确确实实地是很“やばい”了——以往她只要在心中想象着“ダーリン”的面孔,然后“よし(๑•̀ㅂ•́)و✧行くぞ!(好的!要上了!)”地为自己打气,就能再次干劲满满地原地复活了。可是现在她手脚无力、额头滚烫、头脑昏昏沉沉,即使是听到“ダーリン”在耳边低语“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今晚月色真美呢)”,她也只会傻呵呵一笑,然后昏睡过去。

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视频的播放量一期期地下滑,原本充斥着“ダーリン”的欢声笑语和大声应援的评论区也渐渐被恶毒的语言淹没,为了不断提高自己而付出的努力招致的却是“一定是请职业玩家代打了吧”“太虚假了,一定是使用了外挂ww”“开玩笑吧,JK怎么可能打得好游戏”的质疑和炮轰。她越是努力,越是大声疾呼,周遭的喧嚣也越甚。一闭上眼睛,便觉得自己仿佛抱头缩在在墙角,周遭围满了许多黑影,讥讽的嘲笑声如万箭齐发,将自己完全洞穿。

Yomemi或许是生病了,也许她只是真的很累了,她想要好好睡上一觉。

意识变得模模糊糊、仿佛落入了泥潭,与其相对地、手脚却浮了起来,拼命地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住,眼前越来越黑、“ダーリン”的脸也渐渐被黑暗吞没。

Yomemi阖上了她的双眼。


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似乎已经睡到黑白颠倒、忘记时间了。睡眼惺忪地醒来的时候,只记得身上被温柔地披上了一张毛毯。

“都说了,不用担心我啦——お姉さん(姐姐)!”

像小孩子赌气一般耸了一下肩,碰到的双手触感却有些许不同——更粗糙、也更为宽厚,一触碰便觉得有暖流从身体中流过。

“你、你是?”

睁大了双眼想要看清身后人的面貌,却总是朦朦胧胧、像被一层雾笼罩着,故意不让自己看清。

“我(们)就是Yomemiちゃん(爱称,谐音“酱”)的ダーリン啊——”低沉的声音应答着。

心情豁然开朗了——虽然和荧屏彼端的“ダーリン”素未谋面、虽然从来没有听到“ダーリン”亲口对自己说过一句话,但不会错,这就是自己最爱的“ダーリン”。

“是ダーリン!是ダーリン!ダーリン真的来到我的身边了!”

丝毫不惧怕把姐姐吵醒地、想要向全世界分享自己此时此刻内心的喜悦般,Yomemi如此欢呼着。

大笑的同时,察觉到了有水滴滴落在掌心。

“どうして(为什么)、どうして——”

为什么会哭泣呢?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ダーリン”,原本应该开心地笑,为什么泪止不住呢?

“ダーリン,我好累……差点就要放弃了,可是,终于见到你了……谢谢你还在、谢谢你出现在我面前……”
嘴唇被食指堵住了。

“‘谢谢’,应该是我(们)想要对Yomemi说的话才对,谢谢Yomemi一直陪在我(们)身边。谢谢Yomemi你给我(们)带来的快乐,谢谢你给我(们)带来的勇气,谢谢你一直鼓舞着在人生道路上想要放弃自我的我(们)前行——‘他’也是,‘他’也是,我们所有人都是,大家都是追随着Yomemi的光芒在奋然前行着。所以,想要将这份炽热的心意传达给你,想要让你知道我(们)会永远支持着你;所以,察觉到你寂寞的心意的我(们)来到此地,只想告诉你一句话——”

“ダーリン”的身后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身影,不同以往的是,他们每一个都发着光,每一个人都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有无数个身影张开了口,又似有无数个声音在Yomemi耳边低语:


“能喜欢上Yomemi真是太好了——”


“所以,我的公主,请不要再露出那种寂寞的表情了。你确实很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必担心,我(们)会一直站在你回头就望得到的地方等待着你。”

“所以,能否允许我失礼,用公主抱的姿势送你去休息呢?”

Yomemi露出了羞涩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膝后和后背被结实有力的双臂搂起,“ダーリン”的怀里很温暖,仅仅是赖在其中片刻,睡意便再次向Yomemi来袭。

但自己还不能睡着,自己想要传达给“ダーリン”的心意,也还没有传达到。

于是,遥遥地对着“ダーリン”的耳边,Yomemi如此轻声呼唤。

“能喜欢上ダーリン真是太好了——”







“It's so unfortunately that there is no darling but only your sister(不幸的是,这里没有你的达令,只有你的老姐).”

眼瞅着妹妹又烧迷糊了露出了天真的笑容说着胡话,夏实只是习以为常地耸了耸肩。Yomemi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她早已深知这一点。

被人评价“笑容很虚假”就一遍遍地对着镜子练习,私信里充斥着恶毒的谩骂也会彬彬有礼地回应“谢谢你的意见”,数次苦笑着对自己说“姐姐,我可能要放弃做YouTuber了”然后把这变成唯一一件没有言出必行的事。哭泣也好,大叫也罢,清晨到来以后,展现在“ダーリン”面前的又是那张元气满满的笑颜。

她散发出的光芒,有被她的“ダーリン”看见吗?

“Alright. She's always such a Idiot who has worked hard but has not received the same reward. So as her sister,I think I should make her sweet dream come true(好吧,她就是这样一个笨蛋,一直努力着,却从未收获同等的回报。所以作为她的老姐,我想我应该让她美梦成真).”

于是夏实上身前倾,在自己的妹妹滚烫的额头上轻巧地落下冰凉的一吻。这种疗法到底能不能治愈发烧,我们尚未得知。

“Good night, Yomemi.”

(完)

评论
热度 ( 6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