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0609东条希生日快乐】

诈尸了

本来想写全员向最后还是夹带了太多绘希私货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东条希今天似乎是超高校级地幸运,如果要用数字来量化的话,大概是NOZOMI POWER达到了150的程度。

       顺带一提,满分是100分,平日的Lucky girl小希也只是70的水平。

       虽然出发前的日常占卜已经占出了好结果,但发生的事还是让希在心中小小地欢呼雀跃了一会儿。

    “呀呼!小希大胜利!”

 

       起先是在上学的路上遇上了先前绘里偷偷养在学生会室、后来跑掉了的小猫。似乎是喂食过牛奶和小鱼干儿、还给了膝枕照顾的缘故,比起时常板着脸的绘里里来,这小家伙儿总是更亲近自己一些。在街角远远地望见它了,轻唤一声,它便自来熟地靠了过来,轻轻蹭蹭自己的腿以示友好。

    “呀,好久不见,你好啊。”

      小家伙喵了一声算作回答。希蹲下揉了揉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又抱在怀里好好亲热了一番叙叙“旧情”。它却并未离去,而是围着自己绕着圈子,不时立直身体瞪着黑溜溜的眼巴巴地望着自己。
    “啊,我明白了,你是饿了,对吧?”
      希打开书包拿出了用作午餐的菠萝面包,撕下一块儿丢到一边。小家伙儿一跃扑向面包块儿,护在怀中小口小口撕啃起来,敏捷得像是一只刚刚学会捕食的小豹子。

       心满意足地看着小家伙享用完早餐后舔舔爪子便头也不回地潇洒离去、转眼间又消失在了街角,希挥挥手向那黑色的优雅身影道别。

    “再见,要记得回来看看哦~”

       大概是不会有机会再见到吧,谁知道呢?嘛,总之,怀着一期一会的心情去对待就对了。

 

       时而驻足嗅花、时而读读街边商铺的宣传海报,一路闲逛着来到平日和绘里里汇合的街角,停下脚步转身望去,绘里正巧从街的那边小跑着赶过来。

       平日都是绘里会先到五分钟然后等着希来,因为绘里是个严于律己的人所以几乎不会有差池,今天却一反以往,这种情况可以说是超稀有、简直要比妮可连续做对三道数学题还要罕见的程度!

    “真是抱歉,让希久等了!”

      绘里气喘吁吁地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

      希回以温柔的笑容。

   “那么,我们就走吧?”

      绘里一如既往地握住了希的手。

   “嗯!”

   “今天,会有惊喜哟。”

   “诶?真的吗?是什么,快说快说!”

    “笨蛋,说了还叫什么惊喜啊……”

 

       两人快走到校门的时候,背后突然被手提包轻轻砸了一下,然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哼,真是让我好等啊。话说你们俩今日也像笨蛋情侣一样手牵着手上学啊。”

       回头望去便看见娇小的同级生矢泽妮可一脸不耐烦地望着自己。

     “呀,妮可亲居然没有踩点来学校,真是少见啊!这么早就在这里等我,是有什么事吗?”

       意图被轻易看穿(其实是自己说漏了嘴)的妮可脸红了一瞬,紧接着便摆出一副看似生气的表情。

     “只是偶尔想早点来学校而已,可不要自作主张地误会什么啊!”

     “啊,我明白啦,那我就先走啦——”

       希故意不再回头看妮可,作势要走。

     “喂,等等!”

       果不其然,妮可焦急地追了上来。

       作为老友的希早就对妮可的这一套司空见惯了,如果直接反驳的话就没了乐趣,倒不如顺着对方的意思让对方没台阶下。这一套治傲娇的小妮可屡试不爽。哼哼,果然腹黑是最强的!

     “……礼物,收下。”

       妮可用微弱的声音说着,将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塞进了希的手里。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81岁高龄老人希表示自己耳背,什么都听不见。

    “送给你的礼物啦!”

       妮可忍无可忍,用令路人侧目的声音大吼着。

       不好,大概是玩得有点过火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心情大好地收下啦,谢谢小妮可。”

     “……笨蛋!”

       妮可恨恨地跺了跺脚,飞也似地逃开了。

       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绘里汗颜着表示:

     “被这样戏弄了却还是朋友,希和妮可的关系还真是好呢。”

 

       突然想喝乌龙茶而身上的硬币恰好够用、没怎么认真复习的考试惊险过了及格线、帮小鸟找掉到地上的针时一眼就发现,虽说希的运势一直以来就是“吉”的程度,但是今天是不是过分被神明大人厚爱了呢?

       午休的时候,μ’s的各位聚在活动室一起用午餐,只有绘里不知所踪。

    “希酱今天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呢。”小凛似乎察觉了希今天的好心情。

    “是吗?可是希平时也不总是笑眯眯的吗?”穗乃果大咬了一口手中的蜂蜜面包,口齿含糊不清地说着。

    “今天的小希就像是会发光一样,照得周遭暖洋洋的,花阳觉得很舒服呢。”

    “啊,说起来总觉得今天的小希就像幸运女神一样,不仅帮我找到了针,还发现了好久以前弄丢的发卡!”小鸟也表示赞同

    “那些倒是不重要啦,”半睁着眼似乎是在养神的真姬开口道,“今天的希是不是吃得有点少啊,要不要我分你一点?”

    “啊,那倒不必了,小真姬的心意我领啦……”希一边笑着一边摆手拒绝,口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失礼了。”

      希起身离开活动室,来到外面的走廊后拿出手机,荧屏上显示“有未读短信”,点开后内容是一行字:

    “到天楼上来。”

    “发送人”一栏写着“绚濑绘里”。

 

       希登上楼梯来到天楼,打开门之后,便见到绘里坐在平日里大家练习完之后休息的栏杆旁,腿上摆着两个饭盒。

       见到希来了,绘里出声招呼:

     “来了?希应该还没吃午饭吧?”

       希想说“刚吃完”,又想想刚刚吞下的面包和空荡荡的肚子,犹豫了一刻便改口道:

    “没吃哦。”

       绘里露出安心的表情,一边挥手示意希过来一边打开饭盒的盖子。

    “没吃就好,我今天做了两份便当,想和希单独在一起吃。”

    “是这样啊……诶等等,两份便当?”

      绘里不解地望着希。

    “只是为希准备了一份便当而已,有那么值得惊讶吗?”

    “不,只是第一次吃绘里为我做的东西,有一点激动而已……不过是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绘里咬着筷子望着希。

    “今天总是遇上出乎意外、叫人开心的事,绘里也好妮可也好,大家都好,总觉得今天好像得到了世界的厚爱一样......”

       绘里愣了一愣,随后有些生气地直视着希。

    “我说啊,你该不会又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又?”

      虽然不明白绘里为什么会说“又”,但总觉得这生气的表情是似曾相识的。

    “生日啊,今天是希的生日啊!”

       严厉的学生会长绚濑绘里用筷子轻轻敲打着迷糊副会长东条希的脑袋以示惩罚。

       原来是生日吗?这样一说,就觉得豁然开朗了啊。一切都说得通了,无论是今天的幸运、妮可的礼物,还是绘里的生气。

       记得去年和前年的今天,绘里也因为同样的事情而发过脾气。

 

     “真是的,为什么会忘掉自己的生日啊!”

     “绘里也知道嘛,前几年的时候我跟着父母在日本各地辗转,有时候父母工作很忙,有时候是因为和父母分隔两地,总之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过不了生日。久而久之就忘了这回事嘛。”

    “如果是那样的话也是没办法的事呢。但是没关系!从今以后,你的每个生日都会有我陪着你度过啦。”

 

       从那日、也就是前年的今天起,绘里确实有履行诺言,好好和希一起庆祝每年的生日。前年是送了一只巨大的毛绒小熊和一个晴天娃娃,去年是去京都的单日旅行,所以今年是亲手做的便当吗?

    “我很笨,想不出什么希想要的、又有纪念意义的礼物,所以只能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来表达心意。还请你不要嫌弃。”

       绘里突然就害羞地低下了头。

       不会哦,仅仅是绘里陪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分外满足了。

    “但是,我也很贪心。我还想和你约定明年的生日,将今天欠下的都补偿给你,可以吗?”

       对于那样简单却饱含着勇气的言语,希突然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勇气,决定要用尽全力向不会表达感情的笨蛋学生会长紧紧抱在怀里。

    “我们不是早就约好了‘每个生日’吗,你现在却又改口‘明年的生日’是想提前逃跑吗!我绝不会允许哦!”

       将要溢出眼眶的眼泪收回后再去凝望的天空彼端,挂着一抹蓝色和紫色交织的彩虹。


评论 ( 1 )
热度 ( 36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