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绘希】今夜拥你入眠

·绘希的新年贺文,全程听着《Sweets parade》码完,高能傻白甜+ooc预警,时间线错乱请勿吐槽😂
·感谢今年有各位支持,我来年也会继续加油的!
·那么,我是阿熙,2017年也请多指教

        “决定!RADWIPS将参加红白歌会!今年水树奈奈仍与红白歌会无缘!”
        黑色方字由荧光穿过树脂投映眼底,冰蓝色的眸大致是有些酸胀了,绚濑绘里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眼睛。身后有人坐了过来。
        “都要过新年了,还在忙工作吗?”
        肩膀由柔软的触感包围,耳畔带着女孩体香的温热气息拂得肌肤酥酥麻麻,绘里紧绷的神经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不是呢,只是在看新闻而已。”
        “是吗?”
        东条希兴致勃勃地探过身如取暖的小兽般依伏在绘里的肩上,闪闪发亮的大眼浏览着屏幕上的文字,随即感叹唏道:“诶,说起过年就是红白歌会了!今年水树奈奈也不能参加红白歌会吗?咱明明又期待了一年的说。”
        “所以说呀,你这小笨蛋就是这样纪年的吗?不过RADWIMPS有幸参加,也是预料中的事呢。”嗔怪地点了点希小巧的鼻头,绘里温柔地吐槽着自家的恋人。
        《你的名字》绘里也有去看,当然是和希一起。关于剧情已经印象模糊,只清楚记得RADWIMPS的配乐确实很赞因此曾经有一段时间小小地关注过,以及年上恋人哭得梨花带雨抱着自己的臂膊说“如果我是泷我也会跨越时间去拯救绘里里的”的怜人模样。
        电脑桌上放置的小暖炉大方地释放着炽红色的热量,唆使人的心情不自觉就变得怠惰了。
         于是希顺理成章地把头靠在了绘里的肩上。
        “...希”
        绘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不过那一定是错觉。咱才不管呢,哼!
        “…希”
        希索性眯上眼,贪图着温存的粉色气氛。
        绘里轻轻耸了耸肩,希纹丝不动。
       “难道说,是睡着了?笨蛋,会着凉啊……”
        这般小声嘀咕自然是没能逃过希灵敏的耳朵。希一边暗自偷笑,一边继续装睡。
        一只白皙修长的食指小心翼翼地探了过来,希如贪食的幼童般顽皮地将其一口咬住。
         啾——
         嗯,蓝莓味。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咱似乎、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可爱叫声?
        希的脑袋有些迷糊了。
        绘里气恼地将希一把推开,后者却是无赖地碰瓷般就势瘫软在床上,摆出一幅“我摔倒了要绘里里亲亲才能起来”的模样。
        “呀!绘里里真色!光天化日之下就把咱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推倒在床上,是要做很H的事吗?啊咱怎么突然间失去了全身力气了?想要怎么为所欲为都可以哟?”
        素来以理智自傲的绘里自是无视了在床上裹着床单滚来滚去宛如蚕宝宝的某痴女,她冷静地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伸手指了指厨房里哔哔直响的微波炉悠悠地道:
        “你要是继续坚持在床上滚来滚去,糖炒栗子就要冷咯。”
        “呀!咱的至品!”
        下一秒蚕宝宝已经破茧而出直奔厨房了。绘里的脸上展露出稳(阴)操(谋)胜(得)券(逞)的笑容。
(【敲黑板】咳咳,绘里老师“教你如何在三天内攻略东条希”大讲堂!第一课:从胃开始!抓住希吃货的内心吧!)

        等希磨磨唧唧小松鼠一样鼓着腮帮子啃完绘里买来的一大袋糖炒栗子的时候,绘里早进了厨房忙得热火朝天。嗅到了香味的小狸猫眼前一亮,急急匆匆就一头扎进厨房:
        “小绘里在做什么呢?咱也来帮忙!”
        “去去去,小馋虫,你还是别来添乱了,就乖乖等着吃吧。”
        绘里笑骂着挥挥手,驱退了黏在自己身边不停蹭着自己肩的小狸猫。
         但是小狸猫似乎会错了小狐狸的意……
       “等♀着♀吃♀吧?”
(希的脑内小剧场:
【绘里围着围裙,雪白的肌体一丝不挂地大放暴露着,白皙玉指半含在口中,在暧昧的灯光中妖娆地歀摆着腰肢】
        “小希~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你是要先吃我呢,还是我呢,还、是、我、呢?”)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醒醒,醒醒!希你的口水都滴到我的围裙上了!”
        绘里焦急地摇晃着希的肩,细心擦拭去希嘴角的晶莹丝线后顺势把希扔回到餐桌边,又回到了厨房。
        在餐桌边人偶般端坐了好一会儿的希如梦初醒,转眼间又如丢下这样玩具的孩童双手拍着桌子渴求下一样:
        “甜点!甜点!”
        绘里将文字烧端上桌,恶狠狠地盯了希一眼:
        “今天的晚餐没有甜点!”
        “你骗人!狡猾的金毛狐狸!咱明明就闻到了苹果糖的香气!”
        “你闻错了!傻狸猫!就算是有,你也不许吃!”
        “咱不管咱不管,咱就是要吃甜品!”
        绘里的嘴角忽而勾起一个冷酷的弧度:“你,真的要吗?”
        希依旧是不满地嘟着小嘴:“就要!咱要融化在甜里!”
        “真是没办法呢,不听话的小狸猫可是会被狡猾的狐狸吃进肚子里的哟。”
        然后,希眼睁睁看着小狐狸从口袋中变出一块巧克力、将其包装撕开后含进嘴里、又从桌上欺过身来……
        后来希每次吃巧克力,总能从中品出丁香小舌裹狭的湿润的甜到发腻的味道,还有温热鼻息扑鼻的错觉。
(没错!这就是绘里老师“教你如何在三天内攻略东条希”大讲堂第二课!欲擒故纵大法!先进行放置play,故意不满足她,待到她如饥似渴的时候,再诱她乖乖钻进你的陷阱!)

        “啊~软软糯糯、一咬就破的最中,就着热红茶下肚的图拉蜜饼和绘里里的蜜汁是一个味道,还有还有、绘里做的草莓馅饼真是绝赞!咱吃得饱饱的,连帮绘里里洗碗的力气都没有了哟!甜品无国界!希酱大胜利!”
        用过晚餐后,希二话不说就立刻跳进似果冻柔软的沙发里小猫般蜷成迷你一团,不时将那喵的试探目光投向绘里这边。见状,收拾着餐桌的绘里露出了苦笑:
        “我是不是太宠她了……”
        待到绘里打理完一切,红白歌会已经开始了,希正抱着一袋薯片津津有味地紧盯着电视。感知到绘里的靠近,希撅了撅嘴,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绘里坐过来。绘里贴着希坐下,理所应当地将希揽进了怀里。
        “很暖和呢。”
        “那当然,咱可是小太阳哟!倒是你呀,直到现在也是一到冬天就冷得像冰柜一样!”
        脖颈被肌肤的热度和毛绒触感紧紧包围,恋人倒映着自己的碧潭似的幽眸忽地直逼。
        “呐,暖和多了吧!”希骄傲地扬起下巴,眼中波光粼粼。
        而绘里却只想吻她邀功似地划出弧度的樱桃色的唇。
        “今年咱一定要熬到跨年!”
        “我怎么记得,希酱去年也这样发誓过呢。”
        “噫!绘里里优秀的记忆力总是浪费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真是浪费呢!咱是‘小希’不是‘希酱’哟!记清楚了,东条夫人!”
         “好好好绚濑夫人,您开心就好。”
        绘里深谙做孩子气的诡辩自己是永远无法赢过这个生理年龄25岁心理年龄5岁的大小孩的,但是攻受关系可必须要撇清才行!绘希即是正义!
        拌嘴就此打住,两人极有默契地沉默着看起了今年的红白歌会。
        “我关灯咯?”
        “嗯。”
        “……”
        “……”
        “绚濑夫人,您念念不忘的福山雅治大叔出场了。”
        “哦。”(有气无力地瘫在绘里的怀里,轻抚着自己的肚子)
        “东条夫人,咱想咱可能有了你的孩子。”
        “……”
        “呀!TA在踢咱的肚子了!”
        “……你干脆直接说你肚子在叫好了,明明刚刚才吃过晚饭,这么快又肚子饿了吗?”
        (撅嘴)“因为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嘛。”
        “所以绚濑夫人你到底打算玩到什么时候?”(凶巴巴)
        “噫!小绘里好凶!”
         (摸摸头)“乖,不闹。”
         (不甘)“唔……”
        “……”
        “……”
        天空闪过灿烂烟火,灯火通明的城的剪影透过落地窗投映在地上,也为昏暗的小屋平添几分生气。高悬的时间嘀嘀嗒嗒地流走,和着满城共同奏响的交响乐的节奏愈演愈烈。
        最后,红白歌会也以众人集体合唱“萤之光”收尾。
        绘里揉揉惺忪睡眼,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孩:圆鼓鼓的脸蛋随呼吸轻微起伏,扑闪的睫毛似蝶翼般在白皙肌肤上投下密影,紫色长发放开了拘束、狂乱地披散于肩后、垂于自己的胸口。如童话中的睡美人一般受到上天恩典的尤物,如今依旧在自己怀中安睡,一如十年前的除夕的场景。
        “真是的,说什么要熬到跨年,要是没有我抱着又会着凉感冒了吧……”
        大概是回忆起了往昔场景,绘里低语着,脸上露出苦笑。
        “喂,希,你听得到吗?”
       怀中人的呼吸仍如新生儿般均匀甜美,没有半分被唤醒的意思。
       “我……喜欢你啊。”
        绘里在希的小巧脸蛋上印下一个浅粉色的草莓,箍住希的纤腰的手越发地紧,最后,她也安心地闭上了双眼。
        今夜,不,今生,我都要拥你入眠。
       新年快乐。
(那么,接下来就是绘里老师“教你如何在三天内攻略东条希”大讲堂第三课!要把希追到手的最终秘诀是什么呢?想知道吗?那就是!因为我是绚濑绘里!哈哈!傻了吧!希是我的绚濑夫人!死宅们还想觊觎我老婆?做梦吧!)

评论
热度 ( 35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