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绘希/海鸟】我的同桌是痴汉/我的同桌超持盾,我该怎么办?(下)

今晚阿熙又更新了呢!(笑)希视角完成✔
补充希的设定:沉迷Galgame、少女漫画、言情小说,因为温柔(笑)的性格意外地受欢迎所以攻无不克、看似现充实际上是个死宅
那么绘希之后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请期待后续篇《【海鸟/绘希】我的女友超可爱/我的男友是痴汉,我该怎么办?》海鸟视角!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我的同桌超迟钝,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的同桌又高又帅,身材极品,外表是混血儿、看似冷漠却出人意料地好相处,笑起来时湖蓝色的明眸会弯成两枚柳叶,点头赞同时扎成高马尾的金发上下摇曳、拂起撩人的香风。她大多数时候都沉默地板着脸,轮廓的比例有如上帝在创造她的时候以尺丈量般完美精致……总而言之,是我一见钟情的冰山攻类型!如果她不是个木头呆瓜,我想她一定会成为万人迷。
        在请教问题时有意贴近身体,似无意地让她嗅到发丝间的淡香;提前到校,为她准备好用体温捂热的早点;在她疲倦的时候悉心为她按摩,并以温柔的注视默默鼓励她。我几乎用尽所有(从少女漫画中看到/从Galgame里学到)的招数,收到的成效却仅不过是她“哦、嗯、诶好”的敷衍回应或是见鬼般对我敬而远之的表情。诶你说这家伙是不是性冷淡啊?难道说她是直的?神明大人,难道您不再宠爱您的忠实信徒小希了吗?大型Galgame《小希的高中校园生活》“绚濑绘里”线,小希大失败~(摔)
        我正将一切苦水毫无保留地倾倒给我的密友、小我一岁的妹妹酱小鸟同学时,她看似困惑地点了点头并且小声嘀咕着“原来绚濑学姐说的都是真的”之类莫名其妙的话。我并未在意,而是继续苦恼地自言自语着:“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那个榆木脑袋明白咱的心情呢?真是困扰呢……”
        小鸟一边小口咬着面包,一边鼓着圆嘟嘟的腮帮子含糊不清地附和道:“希姐姐现在的状况和当初的小鸟差不多啦,海未她也是块不通人情的石头喔。”哇!这脸颊是怎么回事?好可爱♡我戳我戳。“小鸟是觉得,面对这种慢热的人不应该太过热情,否则会适得其反哦。要以她们可以接受的节奏和方式一点一点慢慢拉近彼此的距离。”怎么办?我好像爱上这种松松软软又有弹性的触感了♡“话说回来,绚濑学姐和海未好像也是从小认识的朋友,就像小鸟和希姐姐一样呢,说不定海未可以帮上忙哦。”左扭扭右扭扭,绕着脸蛋画个圈♡“希姐姐你够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人家说话啊?”
        “有喔有喔,多谢小鸟陪咱说话,咱心里的郁闷通通烟消云散了哟!姐姐Loving you~”(mua!)
        在那水蜜桃般粉嫩清秀的脸颊上种下一颗小希草莓,我飞也似地从小鸟身边逃开。元气全满!小鸟真是神明大人送到我身边的天使呢,感谢您!就算没有绚濑绘里有小鸟不就够了吗!
        “对了,小鸟酱一定要记得下次见面时把你的小男朋友带来让姐姐瞧瞧,让咱见识见识是怎样一位幸运的小人儿让咱的妹妹成天挂在嘴边呢~”
        “真是拿姐姐没办法呢。”身后隐约传来小鸟的苦笑。

        攻略小绘里大作战第二百一十七回,Action!
        “东、东条同学,这、这是哪里?请问可以把我眼前的布条解开了吗?”绘里紧握着我的手已渗出些许冷汗,连声音都染上几分紧张。真可爱♡让人想要抱住狠狠啃上几口呢~
        “安啦安啦,有咱在呢。马上就要到了,再耐心等待一会儿就好✔”我心情愉悦地牵着绘里穿过人山人海,一预想到接下来的情节,我就忍不住在心里乐开了花。真不愧是“身经百战、恋爱履历丰富”的我,小小绘里还不得乖乖拜倒在我的裙下任我宰割?
(希的脑补剧情:
          “绘里,这里好黑好可怕!”
          “有我在你身边,只要握紧我的手,就没人能够伤害你了。”
        然后两人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拥抱、接吻、做些羞羞的事情、谈恋爱、结婚,幸福地白头偕老了!)
        想想就让人流口水呢,诶嘿嘿嘿~(痴汉笑)
        “如果需要中途离场,请按墙上的按钮,会有工作人员来带领二位离开。祝玩得愉快!”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牵着仍是一脸茫然的绘里穿过一道厚重的大门,进入了幽暗阴冷的深处——游乐场的鬼屋。刺骨的寒气自脚下蔓延、逼近了我穿着短裙而露出的腿,稍微靠近一点没关系的吧,嘿嘿♡“东、东条同学,你干什么?”狼狈不堪的绘里还是那么可爱呢~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你大显神威咯!我怀着隐隐的期待,一点一点地扯散了绘里眼前的布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绘里惨叫着跌跌撞撞地逃了出去)
        啊、啊嘞?我还没叫呢!绘里同学,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后来我独自一人百无聊赖地走遍了整间鬼屋,最终在出口处找到了绘里。她颓丧地抱膝坐在地上,原本一一丝不苟扎好的马尾凌乱地披散在肩上,双肩不停耸动着、似乎是在抽泣,脸上仍可见残存的晶莹泪痕。我叹了口气,就地在她身旁坐下。
        她转过头来瞪大婆娑泪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我,脸上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失神表情,喉咙上下移动着、脱力地挤出几个字:
        “请、请问东条同学,你到底是有多讨厌我?”
        希黑人问号脸.jpg
        导演这个剧本不太对啊?!

       所以我就说我同桌超迟钝!怎么想都不是我的错!

评论
热度 ( 66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