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绘希/海鸟】我的同桌是痴汉/我的同桌超持盾,我该怎么办?(上)

阿熙今天又更新了!虽然不是月圆之夜,但还是请夸我!这个月的阿熙很是高产呢!
这篇文,原本打算写作《随手幻想录》的番外,后来写着写着就玩脱了,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一共有绘里、希、海未、小鸟四个视角,现已完成绘希部分,先放出绘里视角试试水【暗中观察.jpg】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我的同桌是痴汉,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蓦地,脑海中跳出了这个捏他。然而现在并非讲冷笑话的时间,事实上我丝毫不怀疑我的贞操下一刻即将离我而去。我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上老师的龙飞凤舞,一边在习题集上用红笔原封不动地将老师的得意之作照搬过来,还得时刻提防着某个潜藏在身边虎视眈眈的恶魔。
        “我说,东条同学,你不用记录下老师的板书吗?”为了缓和紧张的气氛,我竭力克制着声音的战栗,小心翼翼地向恶魔搭话道。
        “咱想着只要绚濑同学明白了,就一定会‘手把手’地将咱教到‘全身心’都学会的,你说对吧?”
         即使你再怎么笑眯眯,你那番话里刻意强调的部分一听就很变态吧?不要再露出你尖利的獠牙了,恶魔!还有你的手,刚才还好端端地放在那边对吧?它什么时候爬到我身上来了?什么?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别擅自给人家添加那些坏掉的属性啊!三八线!三八线!你的尊严、荣誉、意义何在?数学老师,这里有痴汉,快来把她抓走啊!医疗兵!医疗兵!我需要支援!啊,谁来救救我——

        “不仅如此哦,她还总是以请教问题为名趁机靠在我身上揩油,又或者常常准备一些融化了的冰淇淋、热气腾腾的冷饮美其名曰‘早餐’,我上课偶然转过头去、她还老是莫名其妙地盯着我笑、渗死人了!”
        面对我手舞足蹈、绘声绘色的描述,对面两人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貌似万分沉痛的怪异表情 什么啊你们两个!给我收回那怜悯的眼神!
        “前辈,我只知道你在这个学校除了我以外没有任何朋友所以很是孤独,却料不到你的‘没朋友所以想要被痴汉妄想症’如此严重,看来是我对你疏于关心了。很抱歉,今后我再也不会让你感觉孤独了。”园田海未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还不忘伸手大义凛然地拍拍我的肩。
        “我们也都知道绚濑学姐暗恋希学姐,在听说绚濑学姐厚着脸皮费尽千辛万苦终于与希学姐称为同桌时也由衷地替绚濑学姐开心,但却料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痴汉!我与希学姐是幼驯染,是在希学姐的照顾下长大,对于希学姐我最有发言权。希学姐是我行我素了点、是脱线了点、是孩子气了点,但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放心把希学姐托付给你这样的人的!所以对不起,绚濑学姐,请你死心吧!”南小鸟一边断断续续地抽泣着一边不住地向我鞠躬道歉。
        “对吧!你也这样觉得是吧……”等等,一点都不对啊!我哇哇乱叫着,红着脸大声辩解道:“什么啊?明明受害者是我、那家伙是恶魔才对吧?我怎么可能喜欢上那种成天逮住机会就想和我讨论‘女性的身体魅力’‘什么样的接吻方式最能增进感情’这种哲♀学话题的恋爱脑呢?南同学你也是,明明你帅气可靠的男朋友就在身边,你却信誓旦旦地说着‘绝不会把希学姐托付给你’这样的话,你才是痴汉吧?”
         或许是我的语气有些强硬,原本只是小声抽噎着的南小鸟吓得泪眼汪汪。见状,园田海未护崽般严严实实地挡在了南小鸟身前,义正言辞地警告着我:“前辈,我虽尊敬你、当你是朋友,但是你如果唷伤害我妻小鸟。那么对不起,犯我老婆者,虽远必诛!”
        好啦好啦我清楚你中二病还未痊愈所以不会生气,但你那过剩的骑士精神能不能发挥到除了保护你老婆以外别的地方去啊!槽是这样吐着,对面两位却旁若无人地秀起了恩爱:
        “海未酱~”南小鸟含情脉脉地抬眼望着园田海未,园田海未则是宠溺地揉着南小鸟松软的亚麻色长发。
        爆炸吧,现充!我暗暗啐骂着眼前大放闪光弹的两位,含泪干了这碗狗粮。
        我的周围全是痴汉,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 ( 4 )
热度 ( 52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