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希绘】友情出演

啊呀呀,本高三doge终于放周假出来码字了(笑),各位有想我吗

虽然错过了绘里的生日,还是为大家双手奉上这生日贺文

正如标题所示,此文为希攻!希攻!希攻!本辣鸡终于码出希攻文了!

此文为傻白甜向,尝试了多种文风,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这不过是一个平凡的星期五,秋风照例萧瑟、叶也由青至黄,生活照样有条不紊地行进着。一切都一成不变,然而今日的音乃木阪似乎有些蠢蠢欲动——

           第一堂课的铃声已经敲响,高三A班的学生也已经端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在整齐的班级中,有两个空位显得分外扎眼。

          ”好,那么今天我们来复习数列的相关性质......“

         话音未落,两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数学老师的发言。

        ”报告!“”报告——“

        循声望去,前者的主人是一个用手撑着门框、垂着头大喘气的金发少女,另一个则是懒散地把书包垂在身后、漫不经心地卷弄着自己的发梢的紫发少女。

       ”绚濑同学和东条同学吗?你们两位迟到,真是——罕见呢。不管怎么说,学校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你们先到教室后面罚站一会儿吧。“数学老师扶了扶眼镜,颇有些无奈地说道。

       然而,紫发少女却是面无表情地歪歪嘴角,以平淡的语气开口道:

        “喂,老师,我的女人如何轮不到你来做决定吧。”

        特大新闻!音乃木阪学院“最搭对CP”“最有攻气”“最有受气”三大榜单今日同步刷新!
       这一消息犹如被引爆的定时炸弹般在学生间掀起热潮,并迅速席卷高三、高二、高一年级,保健室、大礼堂、乃至是理事长办公室。全校上下沉浸在蜜汁欢腾中,无数学妹奔走相告,一票腐女迷妹一边流下激动的眼泪一边表示“有生之年听到这个消息我已死而无憾”。究竟是何引领了这般浪潮?现在是音乃木阪电视台为您进行独家专访——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值得载入音乃木阪发展史的一件事,我表示衷心祝贺。”日理万机的理事长南大鸟同志从案牍前抬首,对着镜头微笑道。
       “咩——”羊驼夫妇也从羊舍发来贺电。
       “就算你问我有什么看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还有,能不能麻烦你带着一票人从这里离开啊!”西木野综合医院继承人、连续蝉联多届“最有受气”榜主的西木野真姬同学拒绝配合采访,并且恼羞成怒、将我们的记者赶出了音乐教室。

       嗯,看来对于这一事件,业界人士众说纷纭。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跟随此次二位新闻焦点人物的Leader、伟大的死库欧爱抖露动摩擦因数s的领袖高坂穗乃果同学,一起去一探究竟。

       “小希——”“绘里——”
       慌乱的脚步夹着活力满满的声音,都随着穗乃果同学一同从走廊彼端渐渐逼近。看呐!那是多么敏捷的身姿,那是多么矫健的步伐——
       “咚!”
       哔——
       (信号中断)

       咳咳,刚刚由于穗乃果同学精准无比地撞上了社团活动室的门以致于整座教学楼为之一颤,我们的摄像师的摄像机也掉落在地。不过没有关系,坚毅顽强的穗乃果同学已经站起来了!她现在正在推开社团活动室的大门。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中到底藏匿着什么?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吱——
       (蹑手蹑脚地摸了进去,抬头后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等、等等!我看到了什么?强烈建议心理承受能力较差的同学更换频道!如您所见,我们的“冰山美人”学生会长绚濑绘里大人此刻正衣冠不整地坐在椅子上、由侧脸可见她的面色潮红、呼吸急促,而我们的知心大姐姐副会长东条希同学一手撑在椅背上、整个身子已经欺压而上,两人的头已经靠得越来越近,攻受关系已经一目了然。呼,我仿佛听见了一大片观众心碎的声音。依据我多年新闻记者(gouzaidui)的经验,这时我们应该偷偷摸摸地潜伏到两人身后——
       “听说你们私定终身了?”耿直的穗乃果如是大喊道。
       记者,卒。全场最佳:高坂穗乃果;所选英雄:深渊巨口。 

       听见身后(震耳欲聋)的异响,身下扭扭捏捏、欲迎还休的绘里才如梦初醒般推开了希,后者则是颇为遗憾地起身、顺手帮绘里整理好衣服,还不忘轻轻舔舐着唇角感叹着:“啊呀呀,穗乃果同学真是不懂事呢,明明就差一点就成功了呢......”说着,希拉开绘里身边的椅子坐下,端起依旧热气腾腾地放在桌上的茶吹散氤氲后小口啜饮着,这才不紧不慢地答道:“没想到这么快就连小果都知道了呢,嘛,虽然稍微有些夸张,不过也差不多就是了。”

       “差不多是差多少,你给我说清楚!”刚刚安静下来的绘里同学突然暴走,金毛竖起、进入高冷(傲娇)模式。山雨欲来风满楼,我们的希同志依旧优哉游哉地品着茶,一副“你说的是啥好吃吗诶这茶不错”的无辜表情。末了,她才轻抬眼皮对炸毛小狐狸投以淡然的眼神,只见我们的会长大人犹如被戳破的气球顷刻间气焰全无俨然一副“夫管严”的模样。什么?霸气的会长大人什么时候变成受了?围观群众纷纷含泪咽下这口狗粮。

       我们的穗乃果同学也总算是读懂希”你怎么还不走!“的眼神,为了避免过度侵扰二人的玻璃花园,她大义凛然地拍拍希的肩,紧捏拳头作加油状便退出活动室,留下一个深藏功与名的背影。

       所以你那个blingbling的眼神是什么回事!你快回来说清楚!

       伴随着缓缓掩上的活动室门,我们依稀可见希同学咆哮的身影。

      小卖部前。

      今日的小卖部也是一如既往地热闹非凡呢,各色人等汇聚至此、为了能量补充物大显神通。小卖部阿姨一边呵斥着人群一边在心里暗暗庆贺着小卖部今日GDP又上一个新台阶。忽听得一声喝令”诸厮退散!“,众人便仿若被施下南洋降头般呆若木鸡,远远观得一紫发风度翩翩美少女携佳人踏云而来,两人谈笑风生、眼波流转,真可谓不羡鸳鸯不羡仙。旁若无人地从人群中穿过,移步至小卖部前,少女从琳琅满目的西洋物什中精挑细拣、选定后呈于佳人眼前,柔声道:”喜欢吗?“佳人低头不语,抬眼间的娇俏之意却是无声胜有声。少女大气地拍出一摞银票以博佳人一笑,还不忘在佳人耳边厮磨:”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个小卖部已经被我为你承包了。“佳人顾笑嫣然,连木鸡们都纷纷为之动容。两人携手潇洒离去,浑然不顾身后小卖部阿姨催人断肠的呼唤:”同学你给的钱不够啊!“

      操场的主席台上。

     虽说是午休时间但是今日的操场却是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满满当当,一众吃瓜群众对着主席台啧啧称奇。往上望去,一名女子死死抱着旗杆一边如是哭喊道:”不要拦我!我摔倒了要会长大人拉拉手抱抱亲亲么么哒才能起来!都说了不要拦我!你们再不拦我我就从这里跳下去!“群众纷纷表示我们并不想阻拦你然而旗杆已经摇摇欲坠,出于对理事长大人的痴汉,啊呸、学校利益,啊呸、你的人身安全考虑,我们还是应该制止你与旗杆同生共死的大义之举。

      ”同学,你如果一直对我老婆念念不忘,我会非常困扰。“吵吵闹闹的人群中,一个冷至绝对零度的声音兀地响起。我一看,人群之中突然钻出来一个光(没有头)——阿希,旁边自是牵着一只楚楚可怜的金毛小狐狸。人群自然而然地避退至两侧、规格好比摩西过红海,整齐划一的”参见副会长大人“的声音响起。希满意地点点头,仿若逛后花园一般闲庭信步其中、走至人群前,最后与台上还挂着泪痕的该同学四目相对,以平稳的口气开口道:

       ”绘里自古以来就是阿希的私有财产,阿希对绘里享有不可侵犯的神圣主权。你若是再三挑衅,无妨,阿希不介意陪你玩玩。阿希是本地人,阿希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音乃木坂待不下去。你若仍执迷不悟,阿希会让你明白,阿希从来不说空话。话已至此,多说无益,想必同学是聪明人,自有定夺。“

       说罢,希牵着绘里转身离去。一席话掷地有声,满堂人哑口无言。

       (东条希迷妹+10000)

        

        放学后的天台。

        ”练习先到此为止,大家休息一下吧。“园田海未轻轻拍掌,众人应声后四散开来各自寻找休息的地方。绘里轻声唤着”哎呀“蹲下了身,在阴暗处坐下,希也就势蹲在其身旁,一边用手指悉心按抚着绘里的小腿肚,一边关切地问道:”真是辛苦了,累吗?“绘里苦笑一声,缓缓伸直又酸又软的腿,轻声应道:”怎么会不累呢?更何况小气的希只给我买了一个三明治作为午餐,肚子空空如野好不好......“后半句吐槽理所应当地被厚脸皮的某人自动屏蔽了,更气的是此人还煞有介事地点头附和着”说得也是呢,最近训练量增加了不少。啊今天的黄昏真美“假装抬头看天。金毛小狐狸险些再次炸毛某妮某姬附体,最后只剩略微不满地撅嘴抗议。恬不知耻的某希仍腆着脸嘿嘿地傻笑着(恭喜你掉粉20000),突然计上心头一拍大腿挺身而起,绘里暗呼不妙连忙扑过去仍是未拉住某希中二病犹如脱缰野马爆发:”喂,我说,那边的那个蓝发女人,差不多适可而止了。“”哈?“无辜的海未同学瞪大了水汪汪的眼。某希丝毫不顾死死拖住自己的小金毛,轻蔑地抬起下巴对在座众人投以睥睨苍生的王者眼神,以不屑的口吻道:”我的女人刚刚告诉我她累了,现在我要带她离开。诸位的活动也差不多到此结束吧。失去宝石的光辉,沙子也不过是一粒凡尘而已。我不是针对谁,我的意思是,在座各位都是——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啊很抱歉打扰大家了,希她今天出门没吃药所以我们先告辞了再见啊啊啊!”一边死死捂住希的嘴巴一边狭着满眼泪花的小希同学的脖子拖向楼梯,受了一天的小绘里终于再度唤醒攻的本性,只留下”唔唔唔“的哀嚎和目瞪口呆的小伙伴们。

       ”我们要去追回来吗?“海未转过头来看着穗乃果。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穗乃果仍久久注视着两人离开的方向,眼中那异样的色彩仍在blingbling着。

      小希好帅(擦口水)哇!我也要成为那样的Leader(后宫王)!

     日入时刻,太阳斜倚枝头,把远天和落霞染成绯红色。街道上人影匆匆,正是一日归家时。两个身影也被余晖在地上拖曳出单薄的轮廓和尴尬的距离。

      ”所以说,希今天真是太胡来了!我真是后悔昨天一时昏了头答应了你这个提议,才陪着天上演了一出闹剧!“绘里气呼呼地别过脸去,在前方疾步走着,刻意与后面慢吞吞地挪着步子的”恋人“拉开距离。

       ”女人,你这是在——“话至一半,在某人回首凶巴巴的眼神中希还是识趣地把后半句咽了回去,继而陪笑着故作轻松道:”阿拉拉,咱这不是为了你好吗?而且你看不是很有成效吗?今年的生日绘里里再也没有收到没完没了的匿名情书、告白、礼物什么的。大家都因为咱这个‘正牌恋人’的存在而退缩了哟。“

      眼见某人顺着话头又得意忘形起来,绘里颇为无奈地扶着额头。你还真是敢提这个——我今年的生日全都被你毁了!

       希仿佛是听见绘里心声一般无辜地眨眨眼,从后面加快步伐扑上来一把将绘里揽进怀里,一边贪婪地吮吸着绘里发丝间的幽香一边低声道:”好啦好啦,咱补偿你就是啦。”

      见到希的模样,绘里表示面对这样的女孩谁还能继续生气请叫他站出来,也是没了脾气。她转过身去,轻轻敲了敲希的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希道:“那好啊,你准备怎么补偿啊?”

      希狡黠的眼转了转,忽而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把绘里拉进了旁边的小巷。绘里皱着眉头低呼着“你干什么啊”,还是跟着进了巷子。希伸出头去,确认四周无人后,忽然霸道地一把把绘里推到墙边,两手按在绘里两边的墙上。面对这羞耻的姿势,绘里很没有骨气地红了脸。

       “你、你要干什么!”

        希坏笑着舔舔唇角,精致的脸颊在绘里的眼中渐渐放大。

        “你不觉得这问题有点蠢么,聪明可爱的小绘里?当然是继续上午未完成的事情啊~”

       “这次,你可逃不掉了哟。”

所以这是一个希在绘里生日假扮绘里恋人、最后假戏真做的故事。脑洞来源于夏川真凉和季堂锐太。

评论 ( 7 )
热度 ( 41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