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四季恋歌】【花凛】冬天带给我的预感

蠢熙暑假最后一次产药0.0
四季恋歌系列终于完结/撒花
这次是跟锦城城联文写双视角,也是阿熙第一次联文,还是和锦城/开心
锦城负责花视角,阿熙负责凛视角,想看锦城的花视角请戳这里
冬天带给我的预感凛视角
无毒不虐傻白甜,请各位安心食用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穿着略微有些单薄的大衣、像只蠢熊一样,独自等候在昏黄的路灯下。
       一阵刺骨的寒风来袭,迅速钻进了衣服的缝隙里,叫人冷得牙关打颤。虽说是冬天,也不会冷到这种程度吧?感觉像——被关进冰箱里,除了无尽的、彻骨的寒意,更多的是彷徨无措的孤独。
       烦躁地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凛才不能产生这样消极的念头。
        思前索后,挠了挠脸颊,最后还是逐字敲下了那句话:
        “花阳亲要去留学吗~”
       在句尾使用波浪号,尽力让这句话看上去只是一个漫不经心的问题。
       只是短短几瞬,那边便回了过来:“嗯。”
       果然如此啊。心头跳跃起一种莫名的失落。
       逐渐逼近的、缓慢的脚步声,那是凛熟悉得像熟悉自己心跳节奏的——
       凛的手指像跳舞一样在屏幕上游走,戳下“发送”之后,向那个迎面而来的身影飞奔而去。
       “花阳亲呆在原地别动,凛看见你了喵~!”
        埋头专注于手机的少女稍稍有些惊愕地抬起头,下一秒凛已经将她环抱。花阳亲的身体依旧是那么温暖,驱散了所有环绕不去的寒气呢。
       “花阳亲——”
       少女露出温暖的笑容,像冬日难见的暖阳。是有这样闪闪发光的人陪伴着,凛才不会觉得寒冷吧。
       短发随着奔跑凌乱地搭在额前,少女伸出手来替凛抚顺。干脆就这样,融化在花阳亲柔软的手掌里吧,脑袋里的小恶魔在耳边低低耳语着。凛懒洋洋地赖在花阳亲身边,像只依恋主人的小猫咪。
       另一边,小天使却在焦急地扇动着翅膀:不行不行,花阳亲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凛才不是自私的孩子!
       凛从花阳的手掌里缩回脑袋。
        “明天花阳亲就要离开了啊。”咬着牙、掩饰着声音中的战栗。“到了那边,花阳亲记得多给凛打电话,凛想多听听花阳亲的声音喵……”
       “嗯,明天上午十点先坐火车去京都,再去机场赶飞机……当然会和凛常联系了。”花阳亲的声音轻快明朗。
       啊咧咧,没有丝毫留恋的意思吗?或许只是凛自作多情了吧。凛摇摇头,装作无意地继续说道:“呀好快——”
       对话就此终止。与其说是再找不出更多的话题,不如说是各怀心思吧。花阳亲的心思,凛的小脑袋哪怕是猜破也猜不透啊。
       冬日的夜空,只有几颗依稀明星,夜也像黑幕一样,叫人看不见未来。

       与花阳亲告别之后,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一般,无力地拖着身子回到家中,便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夜晚从未如此漫长。荧屏始终亮着,花阳亲灿烂的笑脸一直被锁在里面。明明是触手可及的距离,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
       反正也难以入眠,凛索性打开手机翻了起来。
       与花阳亲的短信、与花阳亲的电话记录、与花阳亲的合照。凛的整个世界,已经被花阳亲的踪迹写满。
       坐起身子拉开窗户,寒风便争先恐后地蜂拥而入。披上一件大衣,独坐在窗台上发呆。
       这样的夜晚,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识呢?

        ——花阳亲,寂寞吗?
        ——嗯,有一点呢。
        自然而然地把身体靠了过去。
        ——很温暖呢。

       啊啊啊啊啊啊,不控制着自己,花阳亲就又跑出来了。
       凛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再想起花阳亲,就不许自己睡觉!
       估摸着花阳亲的作息时间,凛准时地敲出短信。
       “花阳亲晚上要早些睡觉,明天好有力气出发ヾ(^▽^*)))!”
       心系彼端的你,此时此刻,是不是和凛一样辗转反侧呢。
       逐字逐句地摁下每一个字的凛,眼皮越发地沉重。泛着银白色幽光的荧屏也渐渐暗了下来,不久后再次亮起。
       “遵命(´∀`)♡凛也要早些睡喔ww”
       “明天要来送我吗——以后就很少见面了呢。”
       明天?明天倒是没有任何安排。可就是有个声音在抗拒,抗拒着这个既定的事实。
       摁下谎言的双手,止不住地发抖。眼泪不知是什么时候已悄然滑落,滴在手机屏幕上。慌乱拭去泪珠,咬着血红的唇瓣的牙齿也在轻微颤抖着。隔着薄薄的荧幕,哪怕是泪流满面,也要强颜欢笑先宽慰别人呢——
       “明天呀……教练今天让凛去他那里训练跑步,大概是不行了。花阳亲记得路上小心喵~(´⌒`。) ”
       稀少的星星翻来覆去数了几十遍,那熟悉的提示音才不情不愿地响起。几乎是一下从窗台上扑下、紧紧地抓住手机。
       “知道啦,晚安,我先睡了,凛你早点休息哟☆”
       依旧是平淡的语气,像花阳亲总是慢吞吞、不温不火的性子。凛却是如释重负地苦笑着,在对话框里按出一长串话来,到最后关头,又狠狠按着退格键统统消去。
       “嗯,晚安!”
        已经没有力气去等待回答了吧,上眼皮和下眼皮打着架。屏幕银光跳动,把手机抱在怀里的女孩却已昏昏沉沉地睡去…….

        冬日的街头弥漫着萧索的气息,昔日从早热闹到晚的广场几乎是空无一人。独自坐在长凳上,双手撑着脑袋不住地叹息。
       抬手看表,距离花阳亲火车离去的时刻只有40分钟了。犹豫、迷惘,究竟是像个傻瓜一般苦等在原地,还是——
        “呀,那不是小凛吗?”
       许久不见的、熟悉的音色,凛抬起头来,站在面前的赫然是——
       身着深蓝色风衣、金色的长发高高扎起、海蓝色的眼眸动人心魄的绘里和亲密地挽着她、眼神温柔的希。
       还未来得及惊讶地叫出声,绘里先开了口:“真是小凛呢,怎么一副颓然的样子,花阳呢?”
       凛的眼神如星辰黯淡颓丧了下来:“花阳亲她——”
       原本打算藏在心里的话被毫无保留地和盘托出,痛痛快快倾诉之后,凛已经是泪眼婆娑。
       绘里揉揉凛的脑袋,把她埋进自己的怀抱里:“唔,虽然没有经历过这种分离,但也能大概体会凛的心情吧。我不敢对此事给出过多建议,不过呢,我希望小凛能够跟随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不定,花阳也是和你想得一样呢。”
      一直站在一旁的希插嘴道:“咱觉得啊,有花阳陪伴的小凛,才是真正的、会闪闪发光的凛呢。”
       凛忽然想起了今天早上才迟迟看到的,花阳亲的短信。
       “凛说过的,要做花阳亲的新郎。”
       曾经,是你在背后推了我一把,支持我去当学院偶像。
       现在,花阳在等待着你,能再把我拉回来。

       “花阳亲长大之后要做凛的新娘哦!凛可是最喜欢花阳亲了喵!”
       “你们不许再欺负她!花阳亲在凛的眼里是最可爱的!”
        是童言无忌吗?
        还是内心最真诚的想法呢?

   
       从未如此卖力地奔跑,更何况是在冬天里,穿着这样的衣服:单薄的纱裙、华丽的头饰、衬着美丽的胸花。那是花阳亲给凛的、最棒的礼物。
       我却不想停下脚步,那是追逐你的身影的、相信你会停下来等待着我的、倔强的脚步。
        迈步狂奔,毫不在意因寒冷而瑟瑟发抖,脸颊渐渐发热以及无法抑制的心跳。
       穿过人潮人海,一眼瞥见那个黑色燕尾礼服、身子半挂在缓缓即行的火车上的女孩。
       呼哧呼哧大喘着气,却露出由衷的笑意。
       怀着相同心情的两个女孩,在火车前来来往往的人潮里相拥。
       那是相同的心情,希望能一直依靠着你走下去的心情。
       那是冬天带给我的,你一定会等待着我的预感。

感谢你阅读至此,我是阿熙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