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七夕贺文特辑

今天是七夕本着不能让我一个人眼瞎【doge脸】和好几天没码字我浑身难受的精神,为大家带来七夕贺文特辑
基本都是傻白甜,情各位安心食用
从今以后如果各位觉得阿熙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请留言,阿熙尽量改正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绘里x希
       “今年七夕,希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呢,绘里亲呢?”东条希嘴里叼着吐司,歪过头用肩夹着电话,手里的动作却是停不下来。
        “嘛,也许是和亚里沙一起出去逛逛,也许是窝在家里,反正今天一天都没人约呢。”
       “要不,绘里亲来咱家里玩吧?”东条希放下手中的咖啡,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试问着。
       电话那边的人吃吃笑着: “好啊好啊,那我现在就过来咯?”
       敲门声。
       “快开门。”命令似的、不容置疑的口吻,在电话里和屋外同时响起。

美九x士道
       七夕之夜,街上往来着卿卿我我、旁若无人的情侣们,而独身站在广场最中央的五河士道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真的很抱歉呢,达令。”电话那边的人再一次重复了这句话,即使是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对方真诚的歉意。
       “我是没关系啦,倒是辛苦你了呢,七夕当天还要工作。”士道叹了口气,反倒是出声安慰起了对方。
        “正是因为是七夕,作为偶像的我更应该把这份快乐带给更多人呢。”电话那边的声音依旧是一如既往地兴奋,士道大致想象得到对方在舞台后跃跃欲试、眼神闪亮的模样。
       “加油,虽然不能去到现场,我也会在这里为你加油的!”士道站在繁华广场上注视着高高挂起的巨大荧幕,缓缓挂断了电话。
       荧幕中是一个宽阔华丽的舞台,放眼望去、各色绚丽的灯光齐刷刷地打在舞台正中央。而在那里,一个袅娜丽影才缓缓从下方升起。
       灯光熄灭,只留一盏冷光刻画着那身影的轮廓,清朗干净的声音也随之响起:“今天是七夕,愿各位无论是独身前来、还是相依相伴,都能在这里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祝各位七夕情人节快乐!”
       全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美九碳!”
       那声音随之顿了顿,接着说道:“在荧屏前注视着我的达令,你也要快乐哟!”
       一阵死寂,不久后喝倒彩的嘘声此起彼伏响起,而五河士道的双颊也因此变得通红。

士道x十香
       “士道,我听美衣她们说今天是什么七夕节,那是什么?”放学后两人照常并肩而行,十香突然开口道。
        士道停下了脚步,困扰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一边思索着一边回答道:“那个...怎么说呢...我以前也没怎么在意过这个节日,大概就是情侣约会、互送礼物的节日吧?嗯,就是这样!”
       一听到“约会”两个字,十香的明眸立刻变得星光熠熠:“约会?也就是说有很多很多吃不完的黄豆粉面包咯?七夕真是个好节日!”
       士道一边苦笑一边摆摆手:“啊哈哈,不是那么一回事啦——”面对某人楚楚可怜的眼神,士道硬生生地八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好吧好吧,真是败给你了,目标,面包店!”
       十香眼里的火焰再度灿烂地点燃,夕阳映射着她的侧脸染着几分恰到好处的红晕:“真的吗?士道对我最好了!”

折纸x士道
       “嘛,折纸这家伙真是的,说好放学后在天台上找我有事,自己却不在。真是的。”士道挠了挠脸颊,颇为无聊地半倚着栏杆抱怨道。

       “士道,今天是七夕节。”
       “...所以呢?”
       “我要送你七夕礼物。”
       “诶那就不必了...”
       “放学后,天台。”
       中午午休时,鸢一折纸来到士道的座位前,丢下这些话便径直离开。

       揣在口袋里的电话响了,士道把电话拿了出来,上面显示着系人是“鸢一折纸”:“喂。”
      “士道。”
      “我在天台上呢,你在哪?”
      “我也在。”
      “欸?”
      “现在,请你打开天台的门。”
       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五河士道颤抖着双手打开了锈迹斑斑的铁门。
       较于天台上还算耀眼的阳光,连接天台和教学楼的楼梯间则是有些灰暗且满是灰尘,士道眯着眼睛才渐渐适应了室内的光线。然而眼前的一幕令得士道连连倒退几步、被阶梯绊倒在地:站在飞舞的尘埃中的,是一个肌肤凝华如瓷、清丽如雪、浑身一丝不挂、却用常常包扎在圣诞礼物上的红色缎带把自己绑起来、缎带两端咬在口中的少女,更为奇异的是女孩正侧躺在地上,亮着荧光的手机放在她的耳侧,天知道她是怎么打出电话的。
       “你你你在干什么?你的衣服呢?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啊啊啊快把衣服穿上啊折纸!”士道一边紧捂双眼一边面红耳赤地大声叫嚷着。
       少女吐出缎带,面无表情地道:“七夕礼物。”

狂三x士道
       被剧烈的头痛从沉睡中唤醒,士道睁开了混沌的双眼打量着四周,从干涸的喉咙中艰难地挤出声音:“这...是哪?”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士道同学。”熟悉的声音夹杂着轻笑响起,士道的瞳孔猛然骤缩,难道说,这是——
       士道勉强撑起半个身子,循声望向那个站在空旷的废弃大楼里、正向自己微微欠身施礼的身着黑红相间的哥特萝莉装、左侧的刘海斜下来遮住左眼的女孩,正是时崎狂三,那个唯一没有被士道封印灵力的“最恶的精灵”。
       见到士道大惊失色的样子,狂三掩嘴娇笑,声音里却是带着浓郁的悲伤:“士道同学还是如此害怕我呢。”
        士道从地上起身,警觉地后退几步与狂三拉开距离,才问道:“狂三,你带我到这里来到底有何目的?”
       狂三缓缓转过身面对着衬着清冷银光的深蓝色的夜空,声音少了几分戏谑、多了几分不可言状的情感色彩:“今天是七夕啊,士道同学难道忘记了去年的今天吗?”
       去年今天...士道挠了挠脑袋,陷入了冥思苦想。
       『希望终有一日,能够与士道同学再次相见。  时崎狂三』
       那随着清风摇曳、随时有可能消失在天际的小小的短笺从记忆中涌上心头,士道的声音微微战栗着:“你...是她?”
       耳边的鬓发随清风飘浮,狂三的侧脸在月光中愈发美轮美奂、犹如古老的希腊雕像般精致而不可触及:“如果士道同学喜欢,我可以是她,也可以是我自己。”
       士道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什么意思?”
       狂三轻笑着,忽化为夜风消失在视野中,下一秒又幽灵般出现在士道身后耳语:“士道同学难道还不明白吗?我的‘我’,是从我的过去中分离出去的,依然是我呀......”
       士道等待着,然而后半句对方没有再说下去。士道疑惑地转过头,视野却被渐渐放大的白皙面孔满满当当地占据着。
       温柔的唇伴随着喃喃低语缓缓贴了上来,火热如心、冰冷如情:“士道同学,你说过不会忘记我对吧——”

        “啊啊啊!”五河士道大声惨叫着,这才发现自己依然坐在自己的床上,天刚刚蒙蒙亮,远处才冉冉升起温热的太阳。
       “呼,原来是噩梦么。”士道伸手拭去鬓角的汗水,放心地长叹了一口气。
       以古式步枪和短枪为指针的金色闹钟在床头滴滴答答着。闹钟的下面压着一张小小的淡色短笺。

Encore:七罪x四糸乃
        “放弃吧,四糸乃,今天士道君去陪伴美九了,才不会来找你呢!”
       “四糸奈小声一点!才、才不是这样呢!士道先生他只是、他只是...”被一眼看破心思的四糸乃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却仍是固执地替五河士道辩解着。而四糸奈则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由此可见在某方面这家伙一定是一个有着恶趣味的抖s。
       一人一兔还在争辩着,突如其来的敲门声令两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是、是谁?”四糸乃有些惊慌失措地缩了缩脖子,大声询问着。
       “四糸乃,是我,七罪。”门外传来怯生生的声音。
       四糸乃松了口气,从床上跳了下来赤着脚跑到门口为七罪开了门。
        七罪为了这个晚上准备了很久,她特意向士道咨询过,最后选择了这一身打扮;米黄色的夹克上衣内衬一件白色衬衫,下身则是蓝色紧身牛仔裤,硕大的牛仔帽将七罪的小小脑袋遮得严严实实。该怎么评价七罪这一身装扮呢?若是放在一个男孩子身上会显得帅气迷人,而穿在七罪身上则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七罪眼见着四糸乃紧捂着嘴,气鼓鼓地大声呵斥着:“笑什么笑...好啦我知道我这样的人无论穿什么都是对衣服的侮辱,可是、可是...”
       四糸乃轻轻揭下七罪的帽子,爱抚地揉揉七罪被帽子压得有些凌乱的蓬松头发:“好啦七罪,很好看很适合你呢,有、有一种别样的魅力呢!”
       七罪的眼睛立刻闪烁起星星【痴汉脸】:“真的吗?那我可以约四糸乃今晚出去玩吗?”
       四糸乃微微一笑,小七罪再次融化在四糸乃那女神般慈爱温柔的光芒里:“可以哟。”
(完)

评论
热度 ( 20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