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约战】【LL】Wonderful Tonight

首先先祝琴里和果果生日快乐!
本来打算写两篇贺文,奈何沉迷学习心力憔悴,所以写了这篇约战和LL的联动。如果学园偶像和舰艇司令相遇会发生什么?一个小小脑洞,建议伴随Eric的Wonderful Tonight食用。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那么,明天再见咯!”
      “拜拜!”
      “祝你有个好梦,穗乃果!”
       挥手作别大家之后,高坂穗乃果迈着轻快的小碎步,一蹦一跳地朝家的方向跑去。
       今天是穗乃果的生日,几乎一整天穗乃果都和μ's的各位在一起度过了。偶像专卖店、A-Rise在UMT的演出、还有穗乃果垂涎已久的位于秋叶原的油炸包子店,大家陪伴着穗乃果光顾了所有她一直想去的地方。直至艳阳西斜,众人才终于依依不舍地分别。
       血色的暮阳把女孩的身影拉长成美国西部片中的经典桥段那般欣长,恰如其分的热度似甘露般滋润着女孩渗出些许细汗的光洁皮肤,女孩手里提着满满当当的几个塑料袋,都是大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轻飘飘的迷你裙、亮晶晶的发卡、超市里售卖的零食大礼包,还有几个被层层叠叠的包装掩埋着,女孩的眼神也如同发卡上镶嵌的水钻一般熠熠生彩。禁不住小鹿乱撞的好奇心诱惑,女孩干脆停下脚步蹲踞在街边的路灯下,借着微弱的冷光细数、翻找着收到的生日礼物。
       远处老教堂的钟楼上悬挂的巨大时钟悠悠地奏响了古老的旋律,穗乃果这才猛然想起父母和雪穗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吃晚饭。让父母担惊受怕可不是好孩子的行为,捏紧了手中提着的塑料袋,穗乃果站起身来拼尽全力向家的方向跑去。
        “碰!”
        “哎呀!”
        在街道路口的转角处,穗乃果与一位同样是狂奔而来的女孩迎面相撞。对方的身材较穗乃果要小上几分,所以穗乃果只是一个趔趄便稳住了身体,而对方却是结结实实地摔坐在了地上。
       穗乃果揉了揉眼睛,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披散至臀部的傲人的红色长发,一双惹人怜爱的水灵灵的红色眼眸,皮肤细嫩光滑、好像初生的婴儿一般,身上穿着的是附近国中的校服,书包上的铭牌写着“Itsuka Kotori”,看样子应该是一个比穗乃果小上一些的初中生。
       穗乃果伸出手拉起坐在地上的女孩,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女孩点了点头,伸手拍去身上的灰尘,随后对穗乃果投以严厉的眼神:“我没事。倒是你,下次可不要再这么冒冒失失的了!”
       你不也是一样吗?而且明明是一副小孩子的面孔,说话却像学校里严厉的体育老师一样。穗乃果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女孩伸出手摸摸自顾不上脑袋,随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般露出惊恐的表情,也不顾校裙便立刻蹲下身子在地上摸索着。
        穗乃果见到女孩惊慌失措的模样虽说有些摸不着头脑,也跟着蹲下身子在地上寻觅着,结果是两人几乎都已经把布满灰尘的地面用手摩挲地一尘不染,仍然是一无所获。
       穗乃果歪着头问女孩:“怎么了?是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女孩像是已麻木一般对穗乃果的话置之不理,双手仍是胡乱地在地上寻找着,摄人心魄的深邃红瞳不止何时已噙满晶莹的眼泪,嘴里也是向小孩子一般念念有词着:“发带...欧尼酱送的发带...黑色的发带...坚强的琴里...不见了!欧尼酱送我的生日礼物!呜哇——”
       性格转换有如开关控制着的女孩突如其来的哭泣令穗乃果有些不知所措,她一边轻抚女孩的肩膀一边安慰着女孩,可是女孩像保护自己的刺猬一样完全把身子蜷缩为一团大哭着,嘴里不停地重复念叨着“发带”“欧尼酱”“生日礼物”之类的话语。
       打量着渐渐黯淡、星光熠现的天色,穗乃果咬咬牙、横下心来,将娇小的女孩揽进了怀里,以温柔的口吻在女孩身边耳语着:“好啦好啦,发带丢了还可以重新再麦,但是让你的欧尼酱担心可就不好了,不管怎样,我先送你回家吧。”
       “欧尼酱”三个字犹如中世纪欧洲女巫的古老咒语一般,女孩原本剧烈起伏的情绪在这三个字出现之后很快平静下来。她怯生生地看着穗乃果,眼神像小兽一般谨慎而倔强,身后披散的长发也在夜晚的微风中似二月的骄柳拂散着,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令我们的穗乃果同学不禁要抢了怀疑先前自己所看到的那个如同成年人一般成熟稳重的女孩是不是幻觉。
       似是在穗乃果脸上看不到半分可疑神色、确认安全之后,女孩才终于缓缓点头。而穗乃果同学也得以松了口气。

       踩着清朗的月光撒下的银色河流,耳畔呼啸着夜晚怡人的清凉晚风,被风刮得沙沙作响的行道树在头顶上摇曳着,其间栖息着日夜喧嚣的蝉和婉转歌唱的鸟儿,树下两个女孩在寂寥无人的街道上并肩漫步着。
       “啊,有多久没有在这样美丽的夜晚出来散步了呢。”
       “是、是的,今晚的月亮分外圆润明朗,像玉镜一样呢。”
       “你的家在哪里?”
       “就在这附近,前面第二个十字路口右转,沿着公路直走,我的家就在路边。”
       “你的名字也叫‘Kotori’吗?”
       “是、是的,我的名字叫‘五河琴里(Itsuka Kotori)’,我的哥哥叫五河士道...那你呢,大姐姐?”
        “我啊,我叫高坂穗乃果,是一名学园偶像哦!真是巧呢,我有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她也叫‘Kotori’,是个像你一样可爱、闪闪发光的女孩子哦!”
       走在右边的红发娇小女孩羞红了脸。“是、是吗?谢谢夸奖...”
       走在左边的橙发女孩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偏过头来问红发女孩:“诶对了琴里,为什么这么晚了你还一个人在外面呢?”不知不觉间,橙发女孩自来熟一般已经开始直接使用“琴里”这样亲昵的称呼了。
       红发女孩难为情地低下头,又慌慌张张地抬头直视着橙发女孩炯炯有神的写满好奇的双眼,欲说还休的吞吞吐吐道:“那、那个,琴里因为某些原因在外面处理一些事情,稍微耗费了一点时间。今天又恰好是琴里的生日,欧尼酱和大家都还在家里等待琴里,所以刚才就匆匆忙忙地...真是抱歉...”
       橙发女孩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兴高采烈得伸出手扶住红发女孩的肩膀摇晃着:“诶,真的吗?那真是太巧了!我也是今天生日诶!我们真是太有缘分了!”
       红发女孩被橙发女孩突然的热情摇得有些晕头转向,过了好半天终于消化了橙发女孩的话,也是露出了瞠目结舌的表情:“这、这样啊,那真是很奇妙呢!”
       橙发女孩还在自顾自地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着,凝视着红发女孩点缀着星光的闪耀瞳孔,随后像是恍然大悟似地一拍脑袋:“诶对了,既然今天是琴里酱的生日,你的发带又不见了,那我送你一个发卡吧!”
       说着,橙发女孩从塑料袋中拿出一个发卡。在微微有些昏暗的路灯灯光和皎洁如玉的夜光中,发卡呈现着镀上一层梦幻银晕的深红色,和红发女孩的发色非常相称。橙发女孩温柔地以手捋顺红发女孩有些凌乱的长发,把它聚成俏皮的单马尾形,又细心地用发卡把它牢牢夹好。做完这一切,橙发女孩心满意足地拍了拍手:“好了,大功告成!”
       红发女孩在橙发女孩炽热的眼神中忸怩地转着身子,徒劳地尝试着捕捉到到自己的头发的样子,长发也随之漫舞,好像在戏弄自己的清影一般。红发女孩很快放弃了这种行为,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凝望着橙发女孩:“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橙发女孩报以鼓励的柔和目光:“没问题,很可爱呢!你的哥哥一定会喜欢的!”
       听到“哥哥”这个词,红发女孩浑身溢满能量一般不再不安,目光也变得坚毅了几分,她下定决心似地点点头,小小的拳头高举、紧握着:“嗯!谢谢你,穗乃果酱!”

       一个人等在屋外的灯光下的士道手撑着门框,疲惫地打着呵欠,眼睛却是半分没有离开家门前的街道。
       远远地,夜幕中浮现一个一蹦一跳的身影,士道一下提起了精神,出神地凝望着渐渐靠近的娇小女孩,抬手至嘴边呼喊着:“喂——太慢了!”
       女孩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便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士道身边。她一边扶着门框喘着气,一边抬起头道歉:“抱歉,欧尼酱,在路上遇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士道把手轻轻放在女孩的肩上:“没关系,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你的发型、好像换过了?”
       女孩一下羞红了脸,她一边难为情地摩擦着双手,一边吞吞吐吐地嘟哝着:“好、好看吗?”
        “很可爱唷!很适合你!”
        女孩的眼神变得如同繁星夜垂的天空一般闪闪发亮,眼底深处写满了期许和难以置信的欣喜:“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唷!我的妹妹琴里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唷!”
       “欧尼酱,我、我想要一个生日的拥抱...”
       “当然没问题!满足你的愿望!”

        “姐姐,你太慢了啦!大家都等了你好久!”雪穗看着匆匆跑进家里、一下子就瘫倒在地上的穗乃果,不满地抱怨着。
       “啊呀呀,看穗乃果满是倦色却一脸红光的样子,该不会是在外面交了男朋友吧?”妈妈戏谑地打量着像条咸鱼倒在地上的穗乃果,也禁不住开口打趣道。
       穗乃果已经从地上爬起盘腿坐好,听见母亲和妹妹的声音脸盲张口辩解着:“才不是那么一回事呢!我在路上碰到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所以送她回家,才——”总是藏不住心事的穗乃果乖乖地闭上了嘴,因为妹妹和母亲打量她的眼神越发诡异,笑容也变得越来越莫名其妙。

        “Do you feel alright?”
        “I feel wonderful tonight。”

(完)

评论
热度 ( 18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