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四季恋歌】【妮姬】春情罗曼蒂克

原谅我今天才想起妮可的生日,本来想写篇贺文来着,但是文已经在学校写好没法改,所以抱歉啦。不过还是祝妮可生日快乐!

这篇文里有个小彩蛋,送给一个我非常喜欢的角色,不毒不虐,请大家安心食用。

话说大家下一篇想看海鸟的还是花凛呢?请回复在此文之后,谢谢大家QwQ

第一次写妮姬,不喜求轻喷。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樱前线在人们毫无察觉间已经推到东京,夹道的樱花树似在一夜间被春风染色一般绽出半树沁粉,远远望去宛若几抹粉色的云雾低低地笼罩在行人的心头。清风徐来,拂散几枝摇摇欲坠的黯淡残花,再又化作几只飞舞的彩蝶,寻寻觅觅、兜兜转转、飘飘扬扬,最后栖落于背包的肩带上、穿过恋人耳鬓厮磨、交握的指缝间、停滞在高高束起双马尾的红色缎带上。

       似乎是个春暖花开的好时节,走在前面的黑发少女的心情亦是十分舒畅,很罕见地没有与后面的红发少女斗嘴。她像只欢脱的小鹿一样一蹦一跳,停息在发带上的樱蝶也随之轻轻颤动。而慢吞吞地跟在后面的真姬大小姐却是空不出半分闲情来欣赏这奇异之景,相反地,她正大煞风景地板着一副冰霜面孔,脸上清楚地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为什么,我要陪这个小朋友一样的家伙去游乐园啊?她小声地嘟哝着。

       前面的少女心有灵犀一般不满地回过头撅起嘴:“小真姬一个人躲在后面磨磨蹭蹭的,难道是在偷偷说说妮可的坏话吗?”

       真姬同学这才不情不愿地稍稍提升了步速,嘴上仍是逞强着:“谁像你那么无聊啊?我是在思考一个很认真的问题啦!”

       是的,对于西木野真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认真的问题,有关矢泽妮可、也有关情书。

 

     “大好(だいす)きだばんざーい!,まけない勇気(ゆうき),私(わたし)たちは今(いま)を楽(たの)しもう。大好(だいす)きだばんざーい!,顽张(がんば)れるから,昨日(きのう)に手(て)をふって,ほら前向(まえむ)いて。”

       温柔的旋律在指尖最后的舞蹈中徐徐终结,余音却似心障一般挥之不去,在脑海中久久盘旋。西木野真姬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滑过泛着黑漆光泽的琴键,又合上琴盖,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低叹。

       她伸手抚平校裙的褶皱,手指顺着柔软的布料一路上行,最后略加犹豫、停留在微微隆起的校裙口袋上。一个淡绿色的信封此刻正安静地躺在口袋里,信封上残留着少女好闻的体香和清新隽永的字迹“小真姬收”。隔着布料轻触着单薄的信封,她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干脆俯下身子趴在了黑色琴盖上。

       在感情方面,西木野真姬同学总是像个木头一样迟钝,对于身边人的心意也是后知后觉。平时在班上除了与花阳和凛关系比较密切之外,和其他同学的交集甚少,班上也有人悄悄在背后议论她是“冰山美人”。可是,就是这样的真姬同学却收到了同班同学的表白。可想而知,我们聪明可爱的小真姬在当时一瞬间就羞红了脸。

       “冷淡的表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无论是回答问题时的漫不经心还是弹奏钢琴时的全神贯注都帅气极了”,什、什么啊!才没有那回事呢!这种羞耻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啊?!

       很显然,真姬同学引以为傲的睿智头脑在此刻完全死机、派不上半分用场,瞧她双腿交叠、双手托着脑袋思索的忧愁表情,活脱脱一副情窦初开的思春少女的模样。

       我们的思春少女还沉浸在这令人苦恼的问题中,丝毫没有注意到音乐教室的门已然打开,一个娇小的身影从门缝中悄悄溜了进来,蹑手蹑脚地向真姬同学扑了过来……

       “哼哼,大老远就听到钢琴的声音。不出妮可大侦探所料,你果然在这里——小真姬!小真姬!你又趁着大家休息的时间一个人偷偷练琴,是想在μ’s的Live中大放异彩、趁机抢走妮可的粉丝吗?妮可的粉丝可都是很忠诚的,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诡计得逞的nico!”

       来人自顾自地走到钢琴前,双手一撑,灵巧地跳坐在琴盖上,扑朔不定的樱色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真姬同学,嘴角勾起一抹胜券在握的弧度。

       真姬同学刚要抬起头来反驳,便迎面撞上妮可仿佛要看穿字迹的灼灼目光,熊熊气焰顷刻间偃旗息鼓,化作染上两颊的绯红霞色:“我、我才不像你想象得那么无聊呢!我是在寻找新歌的灵感。”

       矢泽妮可悠闲地翘着腿,饶有趣味地观察者真姬同学惴惴不安的神色,玩味的笑意更甚了几分:“哦,是吗?小真姬的脸在红什么呢?难道说,这背后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说着,妮可恶劣地探过头来逐渐贴近真姬同学,直到两人额前的鬓发都湿漉漉地贴在了一起。

       视线被精致白皙的面孔占据,真姬同学只觉得两颊像要被对方火热的眼神点燃。她霍地站起身来,故作镇静地大声呵道:“随、随你怎么说,我要回教室了!”说完,真姬同学扭过身子就要走,但伴随着她的大动作,揣在口袋里的信封也悄然滑落,“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真姬连忙弯下腰去捡,奈何妮可眼疾手快、从钢琴上迅捷地跳了下来,一把从真姬手中抢走信封拆了开来。隐匿在信纸之后,妮可特意提高几分的张扬声音传来:“呜哇,这是什么?小真姬写给别人的情书吗?不可以哦,难道你都忘记了吗?作为一个偶像,是绝对不能做破坏粉丝的梦的事情的,谈恋爱更是明令禁止的。这些还需要妮可再教你一遍吗?”明明是一本正经地胡扯着,说话的人却不怀好意地把身体贴了过来,努力踮起脚尖与听话者平视。

       “不、不是这样子的!那封信是、是……你没长眼睛吗?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小真姬收’!妮可总是喜欢胡说八道!”脸不争气地再次烧成自己的发色,声音也因心情的剧烈波动颤抖着。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是有种强烈的呼唤,不想让面前的女孩误解、迫切地想要跟她解释清楚。真、真姬,你到底是怎么了?

       双马尾女孩嬉笑着轻轻推开真姬试图抓住信纸的手,将它藏到了背后,粉色的眼眸笑意盈盈地流转着,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纯真表情:“放心放心,妮可一定会帮你保守秘密的,只不过嘛——”后半句她没有再说下去,只是邪邪地笑着。

       面对这恶魔的笑容,我们的真姬同学终于回想起曾经一度被矢泽妮可支配的恐惧。

 

       4月25日,手表的时针笔直地指向正左方。

       天幕已明,太阳慷慨地把大把阳光抛洒在游人身上,浓郁的暖意包裹得人浑身酥酥麻麻,似要融化在这大好春色里一般。也许是今天是休息日的缘故,游人的脚步已经三三两两地遍及游乐园的每个角落,有携子出游的一家三口,有挽手边走边说笑着的恋人,却没有像这两位,不像姐妹、也不像朋友——倒是像一对正在冷战的小情侣,一个走在前,另一个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路人好奇的目光在两位女孩身上游离着。

       矢泽妮可同学倒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淡漠表情,而我们可爱的小真姬同学再次在路人的灼灼目光中绯红了精致的面颊。她难为情地紧捏着衣角,在心中暗暗腹诽着前面那位置她于这种尴尬境地的小魔女。

       小魔女瞥见了她的难堪神色,也停下了步伐等待着她,在两人并肩而行时,大大咧咧地牵住了她的手。

       可怜的小真姬呵,像是被扔进熔炉一般浑身滚烫,连灵魂都觉得无地自容地羞耻。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只好开始打量着游乐园中的各种游乐项目。

       在两人的身旁,是一座横贯高空的钢铁巨龙,过山车载着满车的游人大呼小叫着在期间穿行,震耳欲聋的呼声在高空中久久回荡着。真姬同学在心中小声嘀咕着:“过山车有那么吓人吗?”

       矢泽妮可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手指笔直地指着在空中惨叫的人:“我们去玩这个吧!”

       很快我们的真姬同学就要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了。

 

       从过山车上下来的真姬同学几乎是崩溃的,没走两步路便要瘫倒在地。一旁的矢泽妮可连忙搀扶住她,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嫌弃神色:“仅仅是一个过山车就变这个样子,怎么陪妮可玩一天嘛!”

       刚从地上爬起的真姬同学听到这句话,再次几欲昏厥。

 

       “我去买两个冰淇淋,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好不容易捱到中午,尽兴了一上午的某人丢下这句话便抛下可怜的真姬同学离去。真姬同学把自己扔进了冰冷生硬的木质长椅中,望着矢泽妮可娇小的身影渐渐淹没在人海之中,终于是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真姬漫不经心的目光在人群中游荡着,最后被一抹冷艳的暗红捕捉了去。那是一个刚刚在相邻的长椅上落座的女孩,她拥有一双罕见的红瞳和如瀑布般笔直地倾泻在身后的玫瑰暗红色的长发,身着一袭雪白的塔夫绸露肩长裙,脚下的高跟鞋衬得她小腿的曲线越发圆润动人。她正忙着在一张明信片上涂涂写写,注意到真姬的视线后,她微微偏过头来对着真姬调皮地吐吐舌头、炸了眨眼。

       望进她的眼眸里那一刻,真姬的心弦如裂帛一般骤然紧绷。那是怎样一双眼睛?从身高推算她应该比真姬大上几岁,可她的眼神却好像一只不谙人世的懵懂小兽,澄澈透明得像一汪碧潭,却又像海涵着整个浩瀚的夜空、无需饰品点缀便星光熠熠。若是稍不留神,说不定便会迷失在那深不可测的眼里。

       “绘梨衣——”略带着几分焦急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听见这个声音,女孩一下慌了神,她先是手忙脚乱地把明信片藏在了身上,随后又匆忙整理好衣冠。做完这一切,她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紧接着,从人群中挤出一个黑发黑瞳的男孩,见到女孩仍“乖乖地坐在那里”,男孩长舒了口气。他手里握着两个冰淇淋,递过来一个草莓蛋卷冰淇淋,另一只手不容分说地牵起女孩就要离开。女孩乖巧地跟着男孩,像是怕被人夺走一般把冰淇淋整个都咬在了嘴里,回头伸出食指对着真姬做出嘘的手势。相视间,两个人都心有灵犀地笑了。

       一对有意思的情侣。看着两人渐渐离去的背影,真姬同学在心中暗暗度忖着。

       “你一个人在傻笑什么?”循声抬头,手里举着两个冰淇淋、似乎是恶狠狠地瞪着自己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在卖萌的女孩斜着眼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自己。

       “香草口味还是芒果?”

       “随、随你啦。”

       “诶——不耐烦的口气是不喜欢妮可选择的口味吗?”

       “才没有那回事!别胡思乱想了!”

       “明明就是!”

       ——

 

       回程的电车上。

       今天真是玩到筋疲力竭,两人几乎是把梦幻乐园、卡通城逛了个遍,期间还去了鬼屋。结果是两人在鬼屋中相拥着瑟瑟发抖,不敢迈出半步,最后麻烦工作人员带着狼狈不堪的两人从安全通道中离开。

       连那个平日里总是充满活力的黑发女孩也觉得有些累了,两人都看着窗外,其间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妮可……”

       “什么事?”

       “我一直很好奇,你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会想去游乐园这样的地方呢?”

       “嚯,真姬自己不是也玩得很开心吗?还好意思说我。”

       “我是认真的!”

       黑发少女懒懒地打了个呵欠,半边身子都斜倚在红发少女身上,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也没什么啦。在妮可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爸爸就答应有空了带妮可去游乐园玩,只是这个承诺直到爸爸不在了也没有实现,后来有了可爱的弟弟妹妹,妈妈一个人带大我们四个也很辛苦,妮可也要照顾弟弟妹妹,就不再好意思要妈妈带去游乐园了。今天妈妈终于有空在家,于是妮可就请真姬大小姐陪着妮可出来咯。”

       红发少女沉默了:“对不起,我、我不知道是这样的原因……”

       出奇地,两人没有再说话,只是各自凝望着窗外的风景。

       华灯初照,名为“夜”的怪兽也渐渐苏醒。有人醉醺醺地相互搀扶着走出酒吧,抬脚间又踏入下一家;有人隐藏在阴影里警惕地注视着人流,面容肮脏、但眼神明亮;有人在灯红酒绿中迷失,有人在灯火阑珊下苟且;有人得意,有人颓丧。

       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世界,总有人欢笑有人沉寂,有人降临有人离去。时间的齿轮推着城市走,城市的机器指着人潮走,在人潮中的你被人潮裹挟跟着人潮流。没有人可以阻碍这脚步,躺在时间的战车车轮下的人终将被碾碎,无论生前贫富贵贱、无论此刻忧伤还是快乐。我们能做的,只是在这冰冷的世界里寻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在冰天雪地里相拥取暖、坚强地活下去。

       我是那个你可以信赖的人吗?

       “妮可,妮可……”真姬小声呼唤着。

       而那个黑发少女早已在你的肩膀上昏昏沉沉地睡去。真像一个小孩,毫不设防、卸下微笑的坚强面具,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臂膊、像孩子依赖父亲的肩膀。平时那个总是把“nico”作为口癖的女孩此刻陷入沉睡,剩下的只有均匀呼吸着、嘴里念叨着“爸爸,爸爸……”的小怪兽。

       真姬不再呼喊她的名字,她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愿春夜不再喧嚣,许你一个好梦。

       晚安。

感谢您阅读至此,我是阿熙。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