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生日贺文】【绘希】Space bound Part II

       6月2日。
      那个女孩又更新了自己的动态:“如此迷人的夜晚,真想与自己的心上人共赏那深陷苍穹的月亮呢。”后面附带了一张月亮的照片。
       屏幕的荧光映射着苍白瘦削的脸,灵巧修长的双手在黑白交错的键盘上舞动,明明是深思熟虑之后写下的话语,等到悬在半空的手指点击下“确认发送”时却再次踌躇,光标移动,逐字逐句地删去了残留在回复框里的只言片语。做完这一切,她从电脑前站起身轻舒了口气。她还是没有想好该以怎样的方式在那个女孩的生活里出现才不会显得唐突,她想让一切如落花和流水一般顺理成章。
       走到电脑后来面对那宽阔的落地窗,拉开了遮住月光的窗帘,任凭银色的河流在拥挤的房间里徜徉。抬头仰望这当空皓月,它还是一如往日般冷冽清幽,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致命温度,令那在深夜翻来覆去无以入眠的断肠人加倍失落。
       我这里的月亮,和你所见的一样美呢。
  
       挖空心思暗恋一个人是怎样一种体验?
       你会不远千里跨越大半个城市来到街边的一家咖啡店,只因为你知道她每个星期六早上7点30分会准时出现;你会翻遍图书馆所有星座研究资料、逮着街上坑蒙拐骗的算命先生查生辰八字黄道吉日只为知道你与她是否契合;你会想方设法通过朋友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拐尽山路十八弯要到她的联系方式,那个号码如今仍然静静躺在你的手机通讯录,通话记录、无,短信记录、无。
       当你开始这场不公平的游戏,便已注定你的结局。哪怕她甚至不曾感知到你的存在,你却独自在阴暗的角落里为之满心欢喜。
       鼹鼠暴露在阳光之下几个小时便会失去生命,所以它只能隐匿在自己的洞穴里,为着你的经过苦守几十个小时,不过只为一睹你惊世的容颜。
       对于绚濑绘里来说东条希便是这样无可替代的存在。纵使她们的邂逅如同童话故事般幼稚天真,相逢不过只是微不足道的惊鸿一瞥,那短短一瞬便足以令我此生此世无法再忘却你的模样。
  
   “姐姐你就陪我去嘛,这样的日子一年才有一次啊!”亚里沙不满地撅起小嘴扯动着绚濑绘里的衣角,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不由得生起恻隐之情。
      绚濑绘里向来对妹妹的撒娇毫无抵抗力,而这一招更是足以令绚濑绘里的所有抗拒土崩瓦解的绝对武器。绚濑绘里面对此景唯有高举双手投降:“好好好去去去!走吧走吧!真是怕了你了。”
      见姐姐答应,亚里沙立刻破涕而笑,全然不见刚刚泫然欲泣的表情,转而挂在脸上的是旗开得胜的洋洋得意。你这小家伙!绚濑绘里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啐了一声。
       今天是星期天,被繁忙的学业折磨得几近崩溃的绚濑绘里本想安安心心地窝在家里休息一天,妹妹绚濑亚里沙却吵闹着要去看盂兰盆节的盂兰盆舞。已经入夜,绚濑绘里自然不放心让亚里沙一个人独自出门,两人争执不下,最后还是做妹妹的道高一丈取得了胜利。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绚濑亚里沙哼着轻快的不知名的小调,绚濑绘里在后面不紧不慢不情愿地跟着,两人的手紧紧相牵,做姐姐的可是很怕弄丢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恶魔小妹妹的。
       两人很快便来到了镇上的聚会场地,镇上的人们早早地聚在了一起,伴随铿锵有力的太鼓声载歌载舞。无论男女老少,无论高低贵贱,人人莫不是身着悠卡踏谈笑欢闹着。相较之下,依旧身着夏装的绚濑绘里和亚里沙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亚里沙还好,她只是艳羡地望着有说有笑的大家,而一旁的绚濑绘里就有些无所事事了。
   “亚里沙,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绚濑绘里抬手看看表,随即对亚里沙说道。
   “不嘛不嘛,我们才刚刚到这里呀,姐姐你就再让我多看一会儿嘛。”亚里沙头也不回,只顾专注地凝望着大家,眼里满是闪烁的小星星。
       绚濑绘里见此状,情不自禁地轻叹了一口气。自她和妹妹亚里沙离开父母到现在也已是两年之久,跨越万里来到异国他乡,难免会感觉寂寞。虽说这里是母亲的家乡,但是对于从小在俄罗斯长大的绚濑绘里来说,她对这里并没有所谓的近乡情更怯。十七岁的绚濑绘里如此,更何况小她三岁的亚里沙呢。
      目光在街道上游离了一周,尚未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视野所及之处不过是千篇一律的楼房、深邃浩瀚的夜空、远处劣质的广告牌。虽说对盂兰盆舞毫无兴趣,百无聊赖的绚濑绘里也不得不收回目光和亚里沙一起观赏起这 奇异的群舞。
       大家围成了一个大圆圈,手牵着手翩翩起舞,或许你身边的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此时此刻的大家却都亲如一家。圆圈歪来倒去、一会儿又变成椭圆、一会儿又从中间断开,小插曲时有发生,大家只是默默地欢笑着,没有人愿意去破坏这种融洽的气氛,作为旁观者的绚濑绘里也不禁为大家最纯真的美好和快乐动容。
       绚濑绘里的目光兜兜转转,人群也像一个陀螺一般不停止地缓缓旋转着。如同灿烈的银光伴随闷响划破长空,那突然映入眼帘的一抹亮色令绚濑绘里的视线为之凝聚:那是一个与绚濑绘里年纪相仿的女孩,橙色的火光在她的脸庞剪裁出邪魅迷人的阴影,将她的脸分割为天使和恶魔两面,紫色的浴衣映衬着她晶莹通透的肌肤,紫色的长发随着她优雅的舞步自由自在地飘散着,她那双祖母绿的眸子总是令人情不自禁地联想到珍贵的翡翠或是绿宝石,她不必笑便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她要是生气起来,我的朋友,你只会觉得那是人间最令人流连忘返的温柔乡。
       人群还在旋转,绚濑绘里试图再去捕捉那令人心悸的倩影,可是那个女孩犹如被埋入沙滩的宝藏一般,从此失去了踪影。
  
      绚濑绘里也并不是没有朋友,她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打听到了那个女孩的信息。那个女孩就读于附近的音乃木阪学院,与绚濑绘里同一个年级。当初绚濑绘里也本该就读音乃木阪,毕竟那是母亲的母校,可是鬼使神差阴差阳错间,绚濑绘里却是进入了距音乃木阪不远的UTX。如果命运不弄人,或许现在我会和她是同学吧。绚濑绘里摇摇头苦笑着,命运里哪有那么多如果可以后悔。
       就这样,我们的绚濑绘里同学踏上了这条不见尽头的单相思之路。
  
   “早秋的红叶真是分外迷人呢。”,9月20日。
   “好冷呐,真想与被窝永不分离呢。”,12月2日。
   “祝各位朋友们新年快乐!”1月1日。
   “唔,神社里的樱花已经开得很绚烂了呢,又是一年春至时,心情莫名其妙地好呢。”,4月2日。
   “咱的卡牌告诉咱,今天不适合出门,所以咱要窝在家里睡上一天!”,5月4日。
   “还有一个月就是咱的生日了呢,今年会有怎样的惊喜呢,想想就觉得很期待呢。”,5月9日。
       我和你感同身受,也是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呢。
  
      6月9日,早上4点30分。
      绚濑绘里从梦中惊醒,坐起身来拉开窗户,远方的天色还是漆黑如墨。已无心、也无法再次入睡,只好起床洗漱开始新的一天。
      睡眼朦胧地来到卫生间,先接一捧冰凉彻骨的冷水唤醒自己。看看镜子里那个头发散乱宛若贞子的人吧,脸上是不见半分生机的惨白,连自己看了都不由得摇摇头,这样的你哪里会有人喜欢呐。
       洗漱完毕之后也不过是近5时,妹妹亚里沙尚且沉寂在梦境之中,想必几街之外的你也是如此吧。
       是时候想一想今天的计划了呢。绚濑绘里扳着手指头盘算着,回头看看一直放在房间角落的古老的青铜色的存钱罐,也只是对着空气寂寥地笑着。今天你要派上用场了呢。
  
      入夜。
      绚濑绘里站在镇上的空地,从这里向四周望去几乎没有什么高层建筑,视野非常开阔。口袋里的电话震动着,绚濑绘里摸出手机接通:“モシモシ”
   “您好,这里是花道公司,您是绚濑绘里小姐对吗?”
   “是的。”
   “嗯好,按照您的要求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请便吧。”
      绚濑绘里挂断了电话,抬起头出神地凝望远方。一起见证吧,这万籁俱寂的世界。
  
   “呜哇,居然有人在咱家楼下燃放烟花,美丽的烟火在空中爆炸形成‘东条希生日快乐’的字样。真是太谢谢了!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咱是真的很感动呢,谢谢你,不知名的陌生人。这是咱长到18岁以来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绚濑绘里斜倚在椅子上刷新着网页,这条消息终于弹了出来。绚濑绘里左手拿着可乐,右手随意地搭在椅子上,双腿大大咧咧地张开。等到这条消息,绚濑绘里脸上浮现出神秘莫测的微笑。
       你是那令夜空明亮的繁星,我不过仅是深陷苍穹的火箭,而我心所向的目标,永远都是你。
       我无需你记住我的名字,我所求的不过是每当你仰望苍穹,你会没由来地想起那个曾在你的18岁生日的夜里曾赠予你一夜感动的人。
       愿你永不知晓。
  
      口袋里的电话再次震响,这么晚了会是谁呢?绚濑绘里疑惑地拿出手机。
      屏幕上的名字令她的心跳几近停滞。
  (完)

评论
热度 ( 14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