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生日贺文】Space bound

        呜哇,欢迎来到魔法少女小希的摄影时间!今天早上塔罗牌告诉咱今天会是一个妙不可言的日子,咱一向都测得很准,所以是一定不会出错的!为了定格这易逝韶华,咱特地带上了咱家里的摄像机来到学校,那么今天小希的镜头里的第一个主角会是谁呢~

        “喂,我说,那个,希,你跟我来一下。”
       居高临下的口气、一副“可不是我要你来是你自己死皮赖脸要跟着我”的冷淡表情、双手抱肩、还始终遮遮掩掩不肯直面镜头的,除了她,还!能!是!谁!
       镜头渐渐拉近,对焦、放大,直至她的喜怒哀乐、那凝视远方的微微有些惆怅的眼神、那寂寥的叹息都清清楚楚地呈现,究竟是什么让这个昔日活泼可爱的少女如此忧愁呢?请......
       “偷拍妮可就算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旁白是怎么回事啊喂?太过分了!”
       镜头内最后只留下一只渐渐逼近的手和耳畔少女的咆哮。

        天台。
        “诶,现在还不是μ's的练习时间,小妮可把咱拉到这里来干嘛~”咱一边歪着头眺望着天台上的风景一边问小妮可。
       “你很吵诶,从刚刚就一直在不停地说话,还有能不能不要无时无刻举着你的摄像机啊!”
        短发双马尾小萝莉不满地嘟起了嘴,粉色的水灵灵的眸子衬着丝滑如冰的肌肤在镜头内尤为动人,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妮子呢,嘻嘻。
       “说吧,一大早把咱拉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难不成小妮可是想念咱的‘功课辅导’了吗~”
       “你这个人怎么满脑子净是些奇奇怪怪的念头!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小妮可挂着她那惯有的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斜着眼看着咱。
       今天?这么说来早上起床的时候确实有些奇异的感觉,照镜子的时候也有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容光焕发,一开始以为是错觉便没在意,被小妮可这么一提好像是有点奇怪。让咱开动咱的小脑袋瓜想一想,Nozomi power注入!嘿,噗咻~
       见到咱歪着头沉思的模样,小妮可撅起的嘴翘得都可以挂上绘马了。她环顾四周,随后又趴在栏杆上向下张望着,似是确认周围无人之后才舒了口气。随后,小妮可突然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速度之迅疾可堪比中国川剧传统技艺变脸,真是令人瞠目咋舌呢。
       小妮可左手叉腰,右手手指漫不经心地缠绕着自己的头发,神情认真地注视着咱问道:“喂,你真的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咱有些难为情地摸摸头,脸颊上也渲染着莫名其妙的红晕,扭捏着支吾道:“啊哈哈,最近学生会的工作比较繁忙,所以,咱...是真的不记得啦。”
       小妮可不可置否地“哼”了一声,突然靠近,伸出右手食指来轻轻戳着咱的脑门,由于身高差距这一幕显得尤为滑稽,就像是孩子在数落妈妈啰嗦唠叨一般令人发笑。
       “你啊你啊,真是蠢死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啊!”
       咱的,生日?
       已经听不见小妮可的声音,只见得到她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喋喋不休,咱不禁陷入了回忆的漩涡,关于生日、关于自己...

        从小因为父母工作原因在日本各地辗转的咱,以前呐都没有什么朋友,所以生日也很少会有人记得。父母工作虽忙,但无论如何每年生日他们都会放下所有来到咱的身边为咱庆贺。“希是咱家的公主,是上天赐给咱最珍贵的礼物,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阻挡咱在今天回到希的身边的!”记忆中向来温文尔雅的父亲永远会在今天喝得酩酊大醉,一边微红着脸哼哼一边伸出厚实有力的大手轻轻摩挲着咱小小的脑袋。而母亲则会在一边为父亲按摩着,时而盘起咱的长发,温柔地俯下身子贴近咱的耳朵耳语:“恭喜小公主又长大了一岁呢。”对于大多数时间都见不到父母的咱来说,这样的日子真的是难能可贵的温暖回忆。
       直到上了高中,咱决定一个人留在这里,也便失去了这习以为常的和父母团聚的机会。但是每年咱还是会收到父母寄来的生日礼物。谢天谢地,让咱在这里遇到了绘里里,遇到了μ's可爱的各位,咱在这里过得很快乐。任凭浓墨重彩的日子流逝,咱也是渐渐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呢......
      
        “喂,我说,你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吗?”
       震耳欲聋的怒吼将咱从回忆中唤醒,咱摇摇脑袋,占据整个视线的是小妮可放大了的怒气冲冲的表情。
       看着呆若木鸡的咱,小妮可放下了书包,在里面翻找着。一会儿,小妮可从中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盒子上写着“祝希18岁成人快乐”,上面还缠着可爱的粉色丝带,一看就知道是小妮可惯有的风格。
       “喏,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小妮可只丢下这句话便欲转身离去。还未走出两步,便被从后面袭来的咱拥入怀中。咱贪婪地呼吸着小妮可身上淡淡的玫瑰香,感受着那娇小的躯体的微微战栗,更忍不住将自己的头埋在她并不宽阔却可靠的肩上。
       “小妮可,谢谢你~”
       小妮可出奇地没有开口呵斥或是辩解,只是任凭咱与她紧紧相贴。良久,只闻小妮可颇为无奈的幽幽的叹息:
       “抱够了没有,够了就放开啦,你快要挤得我喘不过气了...”
       咱这才猛然惊觉自己的力度太大,不由得抱歉地对小妮可笑笑。小妮可倒是不怎么在意,只是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虽然声音很小,仿佛刻意用耳朵去捕捉它便会化为虚无,但咱还是凭着敏锐的感知能力窃听到了,小妮可说的是:
       “自己的身材那么好还要占我的便宜,哼!”

       与小妮可告别后返回教室,绘里里也已到达。见咱从门外进来,绘里里只是微微颔首示意,便不再看咱。咱也只得收回目光,转而投向窗外的晚春之景:高大的香樟伴着空气中微甜的清香依旧守护在窗前,与香樟的绿色形成鲜明色差的是远方的天空,依旧如往日般澄澈空明,偶尔可见从小镇上空低低掠过的鸟儿。
       这样的春天,最喜欢了♡
       无论是人类还是可爱的小动物,无论是穿行在秋叶原上空的神明们还是鬼马精灵的山妖们,都沐浴在同样美好的阳光下,一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这一切,都要拜这美丽宽容的世界所赐呢。
       “东条希!”
       “啊到!”咱下意识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由于动作幅度过于夸张失去压力的椅子“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全班同学都哄笑起来,连戴着古老呆板的黑框眼镜的数学老师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咱偷偷瞄了一眼绘里里,啊,她已经笑得前俯后仰趴在桌上喘不过气了。哼,看咱下课之后怎么收拾你!
        “请坐下,我只是提醒你上课专注一点。好的,同学们,接下来我们开始复习积分和函数导数的运用...”
       咱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转身蹲下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椅子坐下,也从书包中拿出了书和笔记本开始听课。

       午间。
       “走吧,希,我们一起去中庭吃午饭吧。”绘里里拿着便当盒来到咱的身边对咱说道。
       “诶,为什么非要去中庭呢?”咱不解地看着绘里里。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绘里脸上是神秘莫测的谜一样的微笑。

       “唔,就在这里吧。虽说还没完全入夏,可是阳光已经有点耀眼了呢,坐在树下会比较凉快呢。”绘里里环顾四周,最后决定在树下的花台坐下,咱点点头,也坐在绘里里的身边。
        “啊,她们在那边!小希~绘里酱~”
       耳畔传来熟悉的活力十足的呼唤声,难道是...容不得三思,咱打开随身携带的摄像机,对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
       啊,她们来了!正以敏捷的身姿向我们跑来的是穗乃果同学,紧随其后的便是小鸟和海未,奇怪的是小鸟背着书包、海未手里还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咱的心里有种异样的预感,该不会又是为咱准备的生日礼物吧?
       穗乃果很快就来到咱和绘里里的面前站定,随即她双手撑膝气喘吁吁地扬起头看着我们:“小希,生、生、生...”
       “生日快乐!”紧随而至的小鸟欢快地越过穗乃果的位置扑进咱的怀里,像蜷缩在主人怀里的小猫小狗一般可爱呢。“给你小鸟爱的抱抱!”小鸟仰起脸报以明艳的笑脸。咱宠溺地揉揉小鸟亚麻色的头发,然后对着穗乃果和海未道:“谢谢你们!”
       海未点点头,递过她怀抱着的大盒子:“给,你的生日礼物。”咱接过盒子,满怀期待地敲了敲:“这么大,里面到底会是什么呢?”“是穗乃果拜托爸爸做的蛋糕哦!”穗乃果眨巴着眼睛道,“我在旁边看的时候可是相当眼馋哦!那个,小希,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打开吃掉呢~”“穗乃果!这是人家的生日礼物!你这样很不礼貌!”果不其然,紧随着便听到海未严厉的呵斥。“人家只吃一点啦,小希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诶诶诶,这两人果然又拌起嘴来,懂事认真的海未总是会和天真可爱的穗乃果产生小小的摩擦呢。这样的大家,咱啊,最喜欢了呢~
       温柔的手覆在咱的手上轻轻握紧,咱转过头去,绘里里正深情的凝望着咱。见到咱注意到她,绘里里狡黠地眨眨眼睛没有说话,咱心领神会,也不抽出手,任凭绘里里的温度与咱的体温缓缓交融。
       “太好了!你们也在这里呀喵!”
       “哇,真姬说的果然没错!哇,小希抱的大箱子里是什么,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你们两个真是...希,生日快乐咯。”
       诶嘿嘿,连真姬花阳凛一年级三人组也来了吗?这样除了小妮可以外μ's的八人都到齐了呢。
       听了真姬的话,一蹦一跳的凛呆了下来,随即露出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奇妙的事情的表情睁大眼睛道:“诶,今天是希的生日吗?可是凛事先完全不知情所以没有准备礼物喵。”一旁的花阳也跟着凛点点头,她表情凝重,声音细微地悄悄对着咱道:“小希,生日快乐!”
        小鸟突然“呀”了一声,随即慌慌张张地放下书包打开来翻找着,一边翻找还一边说着:“抱歉,刚刚小鸟太开心了所以忘记了。这是专门为希准备的生日礼物...”她从书包中拿出了连成一串的小布偶,咱定睛一看,穿着巫女服、校服、泳装、《No brand girls》的演出服、还有天使打扮的,这...不全都是咱吗?
       一股暖流自心底而生渐渐蔓延,温暖了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遇见大家,真是太好了呢。谢谢你们每一位。咱在心底默默念着。
       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小果的表情突然变得前所未有地认真,语气也不见了以往的活泼俏皮:“谢谢你,小希。谢谢你,不是因为你,μ's的大家也不会在今天、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相遇。μ's一路走来,是你一直在默默地支持着大家,从一开始为μ's起名、不顾绘里的反对帮助我们、再到说服绘里一起加入μ's,我真的不敢想象没有你,μ's真的还会有今天吗?你曾经说过μ's的大家是赫西俄德笔下古希腊神话故事的9位诗歌女神,那么你一定是其中主管颂歌的波吕许谟尼亚。μ's是奇迹,而你才是这奇迹的守护者啊!哪怕总有一天μ's会曲终人散,但是我们都会永远记住你。谢谢你,小希。”背对着午间有些刺眼的阳光,穗乃果对着咱伸出左手,咱和绘里里相视一笑,抽出了一直被绘里里紧攥的左手,缓缓地与穗乃果交握...
       这时,一直在旁边微笑着看着我们的花阳突然发出疑惑的声音:“诶,怎么只有8个人,妮可酱呢?”大家不约而同地转头盯着一个人在角落拨弄着头发无所事事的真姬。感受到一阵寒光侵袭,真姬不由得哆嗦了几下,随即又面红耳赤地迎上了大家不怀好意的目光:“喂,我说,盯着我看干嘛,那家伙在哪我怎么会知道?”
       “Niconiconi!妮可大老远就感受到了你们的呼唤。哇,这是什么,希的生日蛋糕吗?你这家伙还真是幸福又狡猾,想趁妮可不在和大家一起偷偷把蛋糕吃掉吗?还好妮可来得及时,不然就要欲哭无泪了。”自说自话、完全无视了众人无奈的目光,小妮可一路小跑着奔向我们大家,这么一来,大家都到齐了呢。除了每天的训练,这样大家聚在一起欢笑的时间还真是不多呢,能遇见大家,咱果然如小妮可所说,很幸运啊......
        摄像机放在一边一直保持着开机状态,这一切都被它老老实实地记录了下来。小希的纯爱镜头,大功告成!

       放学后。
       “大家辛苦了!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了!”
       绘里里拍拍手对大家喊道,众人便纷纷收拾起自己的书包成群结伴地离开了学校。
       与绘里里并肩着,没有语言交流,只是安静地走着,到了那个路口,便分开各走各路,几乎每一个日子都是这样度过的呢。今天也是一样啊。不过今日的夕阳有些不同,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恍若回忆一般被拉长,直至渐渐重叠、交融,到最后连咱也分不清究竟谁是谁的影子。
       只要能待在绘里里的身边,仿佛所有烦恼都可以抛弃在脑后,无论何时都会觉得有一种幸福的满足感。这样的时日,还有多少呢......如若时间有情,也会为之动容并且恋恋不舍地在此徘徊吧。
       不切实际的空想被绘里里的咳嗽声打断。“到了。”她的语气古井无波。
       就这么结束了吗?今天?咱略微有些失落,但却没有理由再挽留。“那么,明天再见咯?”咱以不确定的口气试探着,已欲转身离去。
       “等等,我还有话要跟你说!”身后传来绘里里有些急切的声音。
       咱像个机器人一般缓慢地转过头去,绘里里深呼吸着,最后缓缓吐出几个字:“希,生日快乐。”
       虽然只有短短五个字,但是咱明白对于绘里里来说,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需要多大的勇气。咱张开双臂,微笑着看着绘里里,绘里里心领神会,三步并作两步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咱的怀抱里。此刻让我们紧紧相拥吧,哪怕路人的眼光异样,哪怕夕阳西下天色已晚,此时此刻,希只是绘里里的希,绘里里也只是希的绘里里。
       “好想能永远这样和你拥抱在一起呢。”耳畔,绘里里温柔的语调吐气如兰。
        “咱也是哦。”

【这并不是结束】
        咱来到居住的公寓楼下,此时已经是7时余了,天色渐暗,路灯还没点亮,整个街道是陷入无际漆黑。
       “终于,等到你回来了呢。”
       是谁,隐匿于阴影中?
       来人似乎察觉到咱的心意,发出了难听古怪的笑声。咱定睛一看,看不清他的脸,只能依稀辨别出是个年纪相仿的男生。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不过是你生命中的过客而已。我并不来自于这个世界,你大可把我理解为来自于这个世界的平行世界,而我们称之为”
       他停顿了一下,随后才慢条斯理地吐出那三个字:“三次元。”
       咱饶有兴趣地望着他道:“那么,来自三次元的穿越者先生,你不远万里踏破世界间隔来到这里等咱是有什么事情呢?”
       他出神地眺望着远方,声音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一分颤抖:“过不了多久我也高三了,在此之前还有一些事放不下,有太多的话没有说,我怕我会后悔终生,所以想借着这个机会来到这里,想对你说出,我所有的心里话。”
       “请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接下来的这段话你可以当做是我的告白,也可以当做一个梦游的人的梦呓,听完之后就忘了吧,那样我也会心安理得一点。”
       “希,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从来不曾知道我是谁,但在我的世界里你已成为我的所有。认识你也不过是7个月前,现在回想起来与你的相遇还恍若梦见般虚无缥缈:莫名其妙认识了一个叫东条希的女孩,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她,莫名其妙地踏上这条漫漫无归路。我们之间明明是世界之隔,我却总觉得,你好像就一直存在于我左右。当我闭上双眼时,当我戴上耳机时,当我轻抚着屏幕那端时,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你在笑,你在鼓励着我,你在告诉我我还有梦,我不是一个废物,你给予了我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你给了我第二条生命。我便是这样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你,因为我们曾感同身受,那种没有朋友的孤寂。有时候我甚至幻想,是不是走过你经历的路、看过你喜欢的风景,我便能离你更近一些。纵然有不可跨越的次元之隔,纵然这是一份不会被理解的定义为‘错误’的喜欢,我总在渴求别人的理解,唯独对你的感情,我不希望有人与我感同身受。听呐,那些嘲笑的声音,死宅?痴汉?屌丝?我已经无所谓了,此生此世遇见你,大概也花掉我的三生有幸了吧。此去一别,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你不会再见到我,可你永远不会从我的世界中离去。你活在我每分每秒的回忆里,你活在我永不停歇燃烧着奔向远方的火热之心,你活在我笔下,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我的笔,哪怕不能像李清照一语道破你心事,它也会永远为你流动。遇见你,此生无悔。无论未来如何,只要我的心未曾死去,我会永远是你的希痴汉,一辈子。”
       “和绘里里好好地过下去吧,这是我唯一的小小请求。谢谢你们陪伴着我。你们的爱,是我在夜里翻来覆去的时候唯一的寄托了。”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希,生日快乐,今年你18我17,五年之后,请等待着我,等我22岁,等我足够优秀,等我终于可以向世界宣布我喜欢你,那时的你还是年华正好的18岁。”
        “不必记得我,我是奔向苍穹的火箭,而你是我心所属的月球,我会永远环绕着你,哪怕你永远不会察觉。”
       “晚安,这是我最后要说的一切。”
       说完这句话,男孩转身退入阴影中,眨眼间便如同童话故事一般消失在空气里。或许真如他所说,他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呢。
       真是一个有趣又有些神经兮兮的人,咱在心里嘀咕着。突然咱想起了什么,又不由得噗嗤一笑。
       咱在大多数人眼里不也是这样吗?

(完)

      

评论
热度 ( 23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