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灯侑灯】幸福论

我是阿熙,今后还请多指教

改进的意见也好,感想也好,希望您有话直说

 

       幸福,到底是什么呢?

    “幸福”和“恋爱”一样,辞典里的定义也好,情歌或小说中的赞颂也罢,仅仅是要用字句去描述的话,就算是幼时的我也能弄懂它的意思。

       但是,却并没有实感。

       就像是想抓住吹出的肥皂泡,它们在阳光下远远看去时是如此璀璨夺目,但越是去深究便抓得越用力,还没等握紧在手心里便破碎散去。

       鼓足勇气去问过周边的人,朱里的回答是“能够注视着学长在篮球场上奋战的身影”,槙君的是“我只要能守望着小糸同学和七海前辈的恋情就很幸福了”和意味不明的笑容,而小怜的回复则是——“会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看来你这个小鬼头果然是在谈恋爱了吧”,答非所问。姐姐那个笨蛋,不提也罢。

       好像每个人都懂得“幸福”是什么,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耐心地教会我。

       那日下午,和七海前辈忙完学生会的工作后照常一同回家,在校门前漫长的坡道上,我不经意地把这个问题向前辈问出了口。

       前辈沉默不语,只是忽地加快了脚步。急于求解的我快步跟上,我们像是在追赶什么一样行进着。前辈又骤然停下脚步,猝不及防的我一头撞上了她的后背。

     “前辈,请不要闹了!请回答我的问题!”

       前辈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使我面朝着她,使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前辈坚定而认真的表情。

     “无论是快还是慢,我相信只要我回头,小糸同学就会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这,就是我的‘幸福’。”

       身体像是上紧的发条松懈了般动作放缓,和前辈的距离也因此拉开了半米。我凝视夕阳下的坡道,我和前辈的身形在坡道上被拉成两条瘦长的剪影。随着坡度的变化,它们时而平行、时而交叠,但落在后面那个无论如何也无法赶超过去。

    “小糸同学?”

       前辈微微偏过头,以疑惑的表情望了过来。

    “啊,抱歉,刚刚走神了。”

       脸上用习惯性的笑容应付着,在前辈转回去后咬紧了唇。

       骗子。

       前辈也好,其他人也罢,大家果然都很卑鄙。

       她们都向前迈过了一大步,只有我的动作总是慢了半拍,然后就被留在了原地。

 

 

       之后的数日都是阴雨连绵,直至约定那日,才不情不愿地叫了停。天色不算明朗,空气又闷又湿,路上依然有不少水洼,放学后常去的自动售货机也出了故障。心情像是被揉成一团的废纸,不快,相当不快。

       如果今天去神社求签的话,一定会抽到“大凶”吧。

       我和七海前辈约定在车站碰头,然后一起前往商业街。搭乘电车坐了两站后下车,费足了劲才从出站口前的人潮中挤出来。好热,衣服都紧紧贴在身上了。花了点功夫整理好衣服后,四下张望,一眼便瞧见前辈轻跳着向这边挥着手。

       “喂——小糸同学,这边这边!”

       无论是一等星般炫目的笑颜还是头次春游的小学生般的兴奋举止,那个人果然从各种意义上都很显眼。

       被那样温暖的笑容期待着,心中皱皱巴巴的纸团都因此舒展了些。

      “来了来了!”

       一边学着前辈的样子挥挥手一边循着前辈的声音飞奔了过去。

      “请注意维护自己在公共场合的形象,前辈,要是被憧憬你的后辈看到了会幻想破灭的哟。”

       闻言,前辈以“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啊”的表情盯着我。

     “怎么可能平静得下来啊!这可是我和小糸同学的第一次约会啊,对吧?”

       我扶额。

     “我们只是一起出来购买文化祭的舞台剧所需要的道具吧,请不要用那种混淆视听的说法蒙混过去。”

     “诶?原来只有我是单方面地如此认为吗,怎么能这样......”

       原本干劲十足的前辈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一样,“噗——”地便垮了下去。

       兀自兴奋又兀自消沉,毫不矜持地打出直球却并不期待我的回应,七海前辈依旧保持着一如以往的作风——仅仅限于在我面前。

       有些安心,也有些失落。

       前辈大概已经把那日的对答抛在脑后了,只有我还纠结于那个问题的解答——对于我而言,“幸福”到底是什么。

     “你在发什么呆呀,快过马路啦!”

       还没来得及整理好情绪,便被前辈抓住了手拉着向前跑去,脑子里思考着的全都被迎面吹来的风搅成了一团糊,全然忘记了。

     “前——辈——请慢一点——”

       嘛,今天先暂时不要去烦恼了,把手和方向都统统交给前辈就对了。就像前辈信任着我一定会在她身后一样,我也信任着前辈一定会引着我去正确的地方。

       毕竟她可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学生会长七海灯子啊。

 

 

       采购道具的任务原本是落在了我和槙君的身上,不过七海前辈自告奋勇要来帮忙,于是槙君微笑着说什么“我突然想起我那天另有安排”推脱掉了任务,最后只剩下我和前辈。虽然前辈对此好像是充满期待的样子,但对我来说只是一次普通的出行而已,伙伴是槙君或是前辈,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

     “这就是,恋爱中的人吗?”

       我一边看着身边心情很好地哼着歌的前辈,一边暗自叹气吐槽道。

       前辈不愧是前辈,我们要买的道具在哪些店有卖、店的位置在商业街什么地方,前辈都有事先调查好并在地图上标记好、规划好了路线,要是换我一个人来的话说不定就迷路了。在前辈的指引下,不消一个小时,需要的物品便已采购了大半。约定好的碰头时间是下午2时30分,现在也不过3点过而已。

     “时间还很长啊......要一起去逛一会儿吗?”前辈抬起手腕装作认真看表,其实目光有不时地向这边飘过来。都被我发现了,不用再装了!

     “前辈有空的话,我乐意之极。”

       只是下午刚好有空而已。

     “小糸同学的话,对这边熟悉吗?”

     “要是说游玩的地方的话,经常和朱里还有历一起来,像今天去过的店这样的地方就很苦手了。前辈呢?”

     “我吗?采购物资的地方和玩的地方,都有和沙弥香一起去过。”

     “诶——?”

       出乎意料地听到了佐伯前辈的名字而故意拖长了声音。

     “‘诶——’是什么意思啊?”

     “我还以为七海前辈和佐伯前辈都是周末会乖乖待在家里学习的好孩子呢。”

     “我在小糸同学眼中到底是怎样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个普通女子高中生吧,当然也会贪玩啊!”

     “前辈一点都不普通啦...”

     “也就是说我在小糸同学心中是特别的吗?”

     “不对不对!不,硬要说的话确实是那样没错,但并不是前辈理解的‘特别’...”

       声音慢慢地变小了。完全解释不清,这个人还真是擅长把我说的话向积极的方向理解啊......

       与前辈的闲谈有一搭没一搭地持续着,不知觉间已经来到了游戏中心门前。

    “要去这里面吗?”

      我指了指门口的招牌。

    “嗯!”

       前辈点了点头。

       不妙,这个人露出了充满战意的眼神。记得我上一次见到这个眼神,还是我答应了前辈的应援演说但并没有承诺加入学生会、前辈软磨硬泡缠着我不放的时候。

       看来是免不了一场苦战了。小糸侑,行くぞ!

 

 

       两小时后。

     “......前辈你也真是强过头了吧?”

       赛车游戏也好拳击游戏也好跳舞机也好,无一例外地惨败。就连我最引以为傲的抓娃娃,也完全不是前辈的一合之将。

     “前辈是怪物吗?是怪物吗!”

     “不是怪物,是你帅气的前辈七海灯子哟!”

       可恶,这个人得意洋洋地比出胜利的手势的样子真叫人恼火。

       顺便一说,拜我们的竞赛所赐,我的怀里现在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玩偶。

     “东西交给我,玩偶你带走。”

       前辈爽朗地从我手中夺走了所有的纸袋,然后将玩偶全部塞进了我怀里。

     “小糸同学,该回去咯。”

     “不一起吃过晚饭再回去吗?”

       没有收到晚餐邀请有一点失落这件事,我才不会承认。

     “我也很想和小糸同学多在一起一会儿啊,但出门之前和父母约好了会回去吃晚饭,所以虽然很遗憾,但是只能留到下次了。”

       还有下次啊——把前辈的言语擅自理解为承诺之后,才觉得安心了。

       采购的东西虽然不算多,但我十分怀疑刚刚剧烈运动过的前辈是否能承受,提出要帮她分担。她只是潇洒地挥了挥手支开我并表示“这点小事就交给前辈我啦!”,不过我还是放不下心来。

       我的担心不是毫无道理的——回家的电车上,前辈靠在我的肩上大睡特睡,我不得不时时盯着纸袋和她的嘴角,以防失窃或是她的口水滴到我的外衣上来。

 

 

 

      “诶,前辈家不是还有两站吗?为什么在这里下车?”

      “有什么不好吗?为了多待在小糸同学身边一会儿,我不是已经走过很多次远路了吗?”

       前辈不解地歪了歪头。

      “没、没有。”

       耳垂有些发热,我的脸大概已经红透了。为了不在前辈面前落下笑话的把柄,我垂下了脑袋。

       这个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擅长打直球啊。

       在曾一同踩过无数次的道路上,我和前辈慢慢地并肩而行。前辈把提满纸袋的双手背在身后,悠哉地迈着小碎步,时而与我拉开距离,时而紧紧贴上来,浓密的长发似柳絮般从我的后背轻轻拂过。

       好近,靠得太近了,像笨蛋情侣一样。

       最令我难以忍受的是沉默的气氛,两个人若即若离地并肩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这情景——不就跟少女漫画里男女主角刚开始恋爱一样吗?

       拜托拜托,前辈,请你说些什么吧!

       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心声,前辈突然开口道:

     “小糸同学,还在烦恼那天的问题吗?”

     “什么?”

       我一时竟忘了前辈说的是哪茬。

     “就是那天,小糸同学问我,什么才是‘幸福’。”

       前辈意味深长地笑笑。

       我停下了脚步。

     “我后来仔细反省过了,我给出的答案,是我的‘幸福’,不是小糸同学的幸福。那么什么才是小糸同学的幸福呢?我虽然喜欢小糸同学,但实际上我对小糸同学一无所知,所以不敢断言。但我可以笃定的是,幸福是在你眼前随时可以抓住的东西。从前我还年岁尚小、可以无忧无虑地躲在姐姐背后的时候,也像你一样思考过这种虚无缥缈的问题。我总是觉得,光彩照人的姐姐是幸福的,而只能做姐姐的陪衬的我是不幸的。可是后来一切都改变了,毫无准备的我被一下子从幕后推到了舞台的正中间,接受所有曾经落到姐姐身上的目光和期待,那时候我才彻底明白了姐姐到底有辛苦。对“幸福”的思考这样的闲愁变成了一种奢侈,我疲惫地在各个观众之间奔波,从这个到那个,拼尽全力做出最完美的表演。我做得越好,期待的手就把我托举得越高。等到我醒悟过来时,才发现我已经来到了过去仰望过的高处,前进的路上若是有一步松懈,我便会从那云端跌落。回首望去,我才明白过去的我拥有着多少幸福。可是它们都在地上,我已经拾不起来了。我所能做到的,就是抓紧眼下拥有的:我拼尽全力去成为的现在的样子,我为了走到今天而付出过的努力,还有陪伴在我身边的伙伴们、沙弥香、以及——你。我已经无法、也不想失去这些东西了,眼下拥有的这些,就是我的幸福。”

       前辈像是怀念着已经失去的什么一般神往地凝望着远方,晚风轻拂过她的面颊,扬起的黑发宛如她神秘的轻纱。我呆呆地注视着她,张大了嘴巴——我原本以为,我已经足够了解“七海灯子”这个人了,现在我才发现我过去所见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七海灯子和她所背负的过去,像黑夜中沉睡的大海,我只不过是造访了其中的一座小岛,便天真地以为自己到达了彼岸的大陆。

       我开始对前辈有些着迷了。

       前辈突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大概是觉得自己刚刚的样子有些失态,她半掩着自己的脸颊。

     “抱歉,一不小心就陷入自己的世界里,说了太多无关紧要的话了。”

       我将手指放在唇前,竖起摇了摇。

     “不,前辈说的话都很有趣,今后如果还有机会的话,请务必再向我倾诉。”

     “什么嘛,小糸同学这么温柔的话,我会越来越依赖你的!”

     “并没有啦,只是‘普通’的程度而已...”

       的确很“普通”——仅仅对于前辈而言。

       辞海上说幸福是“一个人的需求得到满足而产生长久的喜悦,并希望一直保持现状的心理情绪”,前辈说幸福是“在你眼前随时可以抓住的东西”,那么我想,我好像明白我的“幸福”是什么了。

       我被前辈需要,给予前辈“普通”的温柔;前辈依赖,并且喜欢着“普通”的我。我也好,前辈也好,我们都希望着当下能够一直保持下去。那么,陪在前辈身边,就是我和前辈共有的“幸福”。

       这样的幸福能够持续多久呢?我尚未得知,也不再去思考了。像前辈所说,抓住当下,这样就好。

       既然前辈都可以毫不客气地贴过来,那我靠过去也在允许的范围内吧?

我试着主动贴了过去,前辈的身体一颤,却并没有逃开。前辈的胳膊不够结实,但很温暖,隔着衣衫似乎也能感受到脉搏的砰砰跳动。

     “小糸同学......”

       前辈细若游丝的抗议被我无视了。这是对你平日里得寸进尺、贪得无厌的报复。这些仇我小糸侑早就记下了,请做好心理准备,一点一点地慢慢偿还吧!哼哼。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七海前辈。

 

评论 ( 2 )
热度 ( 52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