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姬骑/诗梨/绘希】Merry Christmas

首先祝各位圣诞节快乐w各位是和他人一起度过了这个圣诞节,还是像阿熙一样一个人无所事事呢?

这次带来的圣诞节贺文是由三个段子组成,CP分别《Fate\zero》的阿尔托莉雅x爱丽丝菲尔、《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的霞之丘诗羽x英梨梨、偶像企划“LoveLive”的绚濑绘里x东条希,可以说是我目前最钟爱的三对CP,以此文作为2017年最后一篇文,也算是我对2017年的小结了吧w

顺带一提三个段子都是无毒的小甜饼,各位可放心食用√

那么,我是阿熙,今后请多指教



姬骑篇——平安夜的庙会!充满好奇地探寻世界的异国情侣!

 

       在平安夜举行庙会,说起来也是相当奇怪的习惯了,然而此地的人们仿佛是对此习以为常,都不约而同地穿上了和服。在缤纷的衣饰中,生怕被人群冲散而相依在一起的两位女子——阿尔托莉雅和爱丽丝菲尔依旧显得光彩夺目,就连那漫天耀眼的焰火都仿佛在为两人增色。此刻爱丽丝菲尔正兴致勃勃地携着阿尔托莉雅四处游玩。

    “真是神奇啊,在圣诞节举行庙会却毫无违和感——啊啊,这正是东西方文化的完美融合吗?”

      漫无目的地四处走走的阿尔托莉雅捏着下巴暗暗忖度着,只听时候传来爱丽丝菲尔兴奋的呼唤。

    “阿尔酱,快看快看!是金鱼诶!”

    “嗯呐,爱丽丝菲尔,真的是金鱼呢——嗯?金鱼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吗?”

    “但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金鱼啊!哇,快看快看,它们游过来了!吓!又逃走了!别跑别跑......”

       爱丽丝菲尔随着池中的金鱼群从这头追到那头,如孩童般玩得不亦乐乎,将这一切收入眼中的阿尔托莉雅紧绷了许久的嘴角展露出自己都未察觉的微笑。

    “小姐,要玩捞金鱼吗?”

       有老妇拿着捞金鱼用的纸碗和网走过来问道,看样子是这里的摊主。阿尔托莉雅连忙用蹩脚的日语摆手道:

     “啊,不了。我们只是看看就好......”

       托词还未完全说出口,便被老妇塞进手中的纸碗和网堵了回去。

     “不要钱的,捞到你们满意为止。”

       阿尔托莉雅诧异地望向老妇,后者则是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

     “那位小姐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呢。两位是外国来的客人吧?请尽情享受这盛景吧,这可是我们的心意呢——”

       无法谢绝这份好意,阿尔托莉雅只得从老妇手中接过道具,在爱丽丝菲尔满是期许的眼神中向那边走去。

 

       阿尔托莉雅和爱丽丝菲尔很快就明白了老妇口中“我们的心意”的含义——庙会逛完一圈,两人已经满满当当地抱满一怀各式各样的东西,全都由各个摊主免费赠送:两盒章鱼烧、一大把烟花、成对异色的狐妖面具、两个绘马、一条长到足以围住两人的围巾,以及——两套适合两人身材的和服。

     “阿尔酱,要穿上吗?”

       拿着和服贴在身上比划的爱丽丝菲尔问阿尔托莉雅,眼中是难以抑制的欣喜。

     “虽然有些难为情——但还是穿上吧,毕竟是大家的心意呢。”

       阿尔托莉雅稍加思考后点头同意。

       请教了售卖和服的店主之后,两人才笨拙地将和服穿好。阿尔托莉雅的是以水蓝色打底、粉红色托桂点缀的款式,而爱丽丝菲尔的则是蕴藏着华美感的通身紫色的色无地。

     “阿尔酱,很适合你哦!”

       被夸赞的阿尔托莉雅的面颊染上稍纵即逝的绯红。

     “是、是吗?爱丽丝菲尔的也很棒呢,和你的气质很合。”

     “那么,让我们就穿着和服,再把这庙会逛上一圈吧!为了回报大家的好意,阿尔酱!”

       爱丽丝菲尔像是完全不会疲惫一般元气满满地从石凳上起身,牵着阿尔托莉雅作势又要走。

     “等、等等!”

      真是的,明明才刚刚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她完全不会觉得累吗......

      阿尔托莉雅一边颇有些无奈地苦笑着一边快步跟了上去。

      真是受不了爱丽丝菲尔呐。

 

诗梨篇——共用围巾和耳机!傲娇与毒舌的糟糕相性!

    

     “霞之丘诗羽——我说啊,你难道就没有半分女性的基本常识吗?‘马上就到’的意思就等同于‘我还在化妆所以你最好乖乖闭嘴等在楼下’的意思哦?夺命电话一通接着一通甚至还发来威胁短信‘再不下来我就先走了’,害得我匆匆忙忙没打理好就跑出来见你。你该怎么赔偿我?”

      “...很抱歉呢泽村同学,我并不热衷于在打扮上大动心思,所以你说的所谓‘女性的基本常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呢。比起那个,‘约定好的时间不要迟到’才是人的基本常识不是吗?你的大小姐本性不好好改改的话,恐怕除了我,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愿意接受你了哦。”

       不满地抱着胳膊挺起略显贫瘠的胸膛抱怨的残念系同人画师,泽村·斯宾塞·英梨梨,以及与其形成令人惋惜的体型差、斜倚着街灯漫不经心地以语言回击的毒舌系轻小说作家,霞之丘诗羽,毫无疑问,两位都是足以令路人再三驻足欣赏的美少女,但很遗憾,将这两位放置在一起不管的话早晚只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绝——对不可能让人觉得“啊~看到她们在一起感觉整个人都得到治愈了啊”的,绝对。

     “啊啊——啰、啰嗦死了!都是因为你,我忘记带围巾出门了!可恶......脖颈总觉得像以前被人捉弄把手伸进来那样冰冷,不、不管了!我要回去拿围巾了,你就在这里乖乖等我、不许离开哦——诶?你该不会真的那么孩子气把手伸进来了吧?霞、霞之丘诗羽,快要冻死了!快放手啊!”

       娇小的少女像是被握住了后颈的雏鸟般惊慌失措地挣扎着,却被高她一头的黑发少女从后面单手圈在怀里,冰冷彻骨的触感自脖颈后袭来、毫不客气地吞噬了身体每一个温暖的角落。

     “少啰嗦。”

       冰冷很快就被羊毛包围的温暖和绒丝挠着肌肤的轻痒取代,还未来得及错愕之际,低沉而悦耳的声音伴随肌肤相贴的灼热一起传来。黑发与金发靠在了一起,丝丝缕缕相互交错、难离难舍,就像突然拉近距离的两人。

     “霞霞霞霞之丘诗羽!你在干些什么啊?靠得太近了!”

       英梨梨惊叫起来,霞之丘诗羽则是以不容置疑的语句回应:

     “对于忘记带围巾的笨蛋,只能像这样‘好好惩罚’才会让她记得爱惜自己吧?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耳边被塞过来一只耳机,塑料耳塞还残留着长时间使用的体温,其中播放着坂本龙一的钢琴曲《Lonely Christmas》。

       就那样默认霞之丘诗羽的胡来吗?虽然有些叫人脸红心跳,但这感觉——还不算太坏。

     “...我到底干了些什么蠢事啊。”

       身边人红着脸小声嘟哝的小动作,自然是没有逃过英梨梨的眼睛。

       发自内心地勾起了嘴角戴上了耳机,伴随着舒缓的钢琴曲流入心河,英梨梨突然觉得这个冬天似乎并不算冷了——至少相较于过去自己独自度过的日子来说。

 

绘希篇——窝在被炉里享受生活!老夫老妻的悠哉日常!

 

       砰——啪啦啪啦啪啦

    “嗯?”

       听见了平日难得一闻的声音,原本窝在被炉里看着电视购物节目、快要睡着的希一下子来了精神,她兴冲冲从被炉里爬出来,扑在窗台上向外张望。

       砰——

       一发发彩弹争先恐后地直耸而上,在最高点忽地迸开、四散成银华纷落。

     “啊啊,原来是烟花啊,真是好看呐——”

       半眯着眼望着远方焰火的希懒洋洋地吐出了老奶奶望着年轻人般的感慨。

     “好——饿——啊,绘里里还没下班吗?”

       被炉桌上的电子钟显示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七点,所等的家里那位却还没回来,很是反常啊......

       不管了,先做晚饭吧,这样等绘里里到家的时候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饭菜啦。

       这样想着的希正准备从榻榻米上爬起来,便听见从玄关传来的开门声。

     “我回来了——久等啦,希。”

       仿佛将从室外的寒气一同卸下般脱下外套的绘里打着招呼进了屋,原本神神秘秘地别在身后的双手变戏法般收了回来,两手全是装得满满当当的白色食品包装袋。

    “最喜欢绘里里啦——”

       希如同见第一次到小羊羔的小狼般向绘里扑了过去,眼中闪耀着欣喜的小星星。

     “苹果、蛋糕、巧克力、仙贝、铜锣烧、薯片,咦?你明明有说过要咱少吃零食才对——哇!还有烤肉!なになに,今天是什么好日子?难道绘里里中彩票一夜暴富了吗?还是说当选日本首相了?”

       绘里里轻敲因为满足了便得意过头耍起贫嘴来的希的额头,没好气地嗔道:

      “是圣诞节啦,笨蛋。这么盛大的节日都忘记了,你是不是睡昏头啦?”

       被敲了头的希不服气地对着绘里扮个鬼脸吐个舌。

     “谁会记得那种节日啦!咱又不是热衷追求潮流的年轻人,每天都是悠悠哉哉地度过了啦。”

       看吧,一旦与希斗起嘴来就没个完了,得快快终结这话题才行啊。绘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好啦好啦,再做些没意义的拌嘴烤肉就要凉咯?”

     “什么?你居然不早说!快快快快快,咱现在就把它拿去加热......”

       效果拔群!

 

       用完晚餐、收拾过餐具后,希又火速钻进了被炉里,顺带着毫不客气地夺走了大半原本属于绘里的地盘。

     “喂,太过分了吧!那明明是我的位置啊!”

       挤挤。

     “那边明明还有大半空位,不要靠着我啊!”

       再挤挤。

     “东条希你是耳朵被棉花堵住了吗?我快要被挤出去了!”

     “啊?你说什么?咱听不见啊。觉得快要被挤出去了就挤回来好啦?”

       某只小狸猫得意忘形的样子还真叫人火大啊。

       于是绚濑绘里也毫不客气地挤了回去。

       然而希却并未有半分挪窝的意思,甚至——靠得更紧了??

       我好像中计了啊......

       斗不过斗不过。

     “......想要靠在一起就直说啊。”

       于是将那温暖的躯体紧紧揽入怀中,像拥抱着这世界最宝贵的财富一样,永不放手。

     “绘里里——”

     “嗯?”

     “既然是圣诞节,你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再——说——吧——”

       总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了,明明还不到九点啊......

       是太过舒服而放松了的缘故吧?

       窗外如交响曲般愈响愈盛的烟火声、电视里喜欢的搞笑艺人的卖力演出,在知觉中都变得越来越稀薄,甚至连呼吸和心跳都渐渐忘却了。唯一能感知到的,只有眼前如紫罗兰般美丽的长发和女孩怡人的清香。

     “おやすみ。”


评论
热度 ( 24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