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猫是世界第一等

庸俗无趣且浅薄的百合豚死宅

【樱希】黄泉比良坂(未完结试阅)

1.CP为手机游戏《崩坏3rd》的角色八重樱x偶像企划“LoveLive!!”的角色东条希,高雷慎入。另外,设定中希比樱大上18岁
2.玻璃渣慎入
3.虽未完结但因自觉似乎在OOC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了,所以提前放文供君试阅,希望得到您的意见反馈
4.那么,这里是阿熙,诚心希望能得到您宝贵的意见与指教
祝食用愉快

1.

    那日也不过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冬日。小雪絮絮纷纷下了一整夜,至清晨已积至一指余厚,穿着红纽草鞋踩上去绵绵软软。她推开门,门前堆积的雪便四散开来。村民的交谈也随着门开一拥而入:
   「又是一个弃儿呢。」
   「真可怜,这么寒冷的冬天也还是被母亲抛弃了啊。」
    是弃儿吗?神社门前偶尔也会出现弃儿,或病,或母亲无力抚养,但总归是可怜儿。要是换做以往,肯定是会有好心的村民抱回家收养的,但是今天却一反往常。
    她蹲下身去看那被包裹在棉布里、放在提篮里的小家伙。提篮里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八重樱”。是这孩子的名字吗?
    小家伙呼吸已经很是微弱了,脸被冻成无血色的煞白,粉色的短发也蒙上几许雪花,小小的狐耳因寒冷在风中止不住地颤抖着。那双彷然无助的青瞳一对上希温柔的祖母绿眸,便立刻展露出了笑意。虽有些虚弱,但仍带着无畏的暖意。   
    凭借着那笑容,她一瞬间就喜欢上了这孩子。
   「你看她的耳朵。」
   「是狐妖吧?」
   「是妖精的话,就必须现在扼杀她啊!可不能再让历史重演啊!」
恐惧、担忧、厌恶,那样的负面情绪如寒风中的冷觉般在人群中传播。
    真可怜啊——像从前的咱一样。
她从篮子里抱出小家伙,揽进怀里一边轻轻抚摸着小家伙的后背一边哼着歌。很快,小家伙就缓缓闭上了眼睛睡着了,看样子是累坏了呢。
   「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话,就把她交给咱抚养吧。」
村民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最终还是有人站出来说:
   「可是巫女大人,她可是狐妖啊,将来一定会给村里带来灾祸的」
    她仍紧紧将小家伙环在臂弯里,慢慢地向神社里走去。末了,她停在鸟居前,转头对村民们微笑道:
   「咱不在意她是不是一只狐妖,咱只知道她是一个无辜而温柔的孩子。温柔的孩子都应得到神明大人的保护,这就够了。」
     她怀抱着这可爱又可怜的小家伙儿,珍重得仿佛拥抱着整个世界的财富。

2.

    日子如村里吱吱呀呀的老水车的转动一般缓缓向前推移,小樱也已经长到五岁大了。或许是住在神社、注定要成为巫女的缘故,她无幸像个普通孩子那样自由自在地成长,因而总与村里的孩子有些格格不入。也怪我没有能力让她完全融入环境,无论我如何再三向小朋友们解释樱是怎样一个温柔懂事的孩子,他们还是躲得远远地向她丢石头、对她吐口水。
   「怪物!」
   「野兽!」
   「妖精!」
   「大家,麻烦你们可以不要再欺负咱家小樱了么……」
    刚刚才裁好的缩小版巫女服顷刻间已染上泥垢,我一边举起白衣的袖口为躲在身后的小樱遮挡着攻击一边向小朋友们无奈地苦笑着,突然感觉到小樱从身后轻轻拉了拉我的绯袴:
   「没关系的,希姐,我一个人玩也很开心的。」
    即使是低下头,逞强的眼泪和落寞的神情也可以从鬓角间一览无余。饶是如此也在为我和大家着想吗?真是强大到叫人无法直视的温柔啊。
而我所能做到的一切,不过是蹲下来令视线与她齐平,将她拥入怀中告诉她:
   「没关系的,一切终究都会过去的,咱会一直陪着你哟。」
   一切终将都会过去吗?我只看见那恶意的黑洞深不见底。

   「等神社的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咱们一起去山上赏樱吧。」
   小樱无论如何温柔乖巧,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自然是向往花朵和阳光的。听见“樱花”二字时,她的狐耳悄悄地抖了抖,黯淡的目光也瞬间亮了起来。她立刻跳了起来一把抱住我,扬起小脑袋满怀期待地望着我道:
   「真的吗?真的可以去看樱花吗?真的可以和希姐一起去看樱花吗?」
   我宠溺地揉揉这松软可爱的粉色小毛球儿,把她抱起来在原地转起圈儿来。
   「是真的哟,一定会和小樱一起去看樱花的。」
   「诶——那希姐什么时候才能忙完神社的工作呢?」
   「已经快了呢。小樱以后也要来帮咱的忙哟。」
   「那是当然!我将来也要成为和希姐一样优秀的巫女!」
   看着她展露出与年龄相符的灿烂笑容,我的内心也稍稍激动起来了呢。
   赏樱啊......
   你赏着樱,我赏着你。
   其实要结束手上的工作,我随时都可以完成。神社现在已经越来越少有人来参拜了,从我收养樱开始,日益递减。即使是重大祭祀活动,这里也一如既往地门庭冷清。
   我不怪罪他们——从数年前那场灾厄中幸存下来的大家会对妖怪敬而远之,也是人之常情。
   但有些可笑不是吗?人们对异己的恐惧远胜过对神明大人的虔诚,却又奢求神明大人在灾厄降临时会庇佑自己幸免于难。
   我则是依旧每日参拜神明,只是我对神明大人的忠诚似乎也在日渐淡薄。
   上一代巫女曾教导我,神明大人对待每个信徒都是一视同仁的。可她死了,作为数年前妖灾大幸时献祭给神明祈求保佑的祭品而被杀死了。
   如果真是一视同仁的话,为何樱要无端遭受加倍的厄难与不幸呢?仅仅因为她是妖吗?
   我数次这样质问过神明,可是他从来都只是端坐高堂之上傲视众生,从未给出解答。

3.

   在神恩赐的晨光中苏醒,睁开眼坐起身便可见到的棕色纱窗、在床侧工工整整叠好的巫女服、以及铜镜中自己透着些许倦怠的面容,这些司空见惯的光景,近来好像都偷偷多了几分趣味。
   「唔——嗯——希姐,早安。」
   「早啊,小樱。」
   每天每天,都要迎接这龙也要垂涎的至宝般动人的笑容,又怎么会厌倦呢?
   依次穿上肌襦袢与绯袴,在外面套上白衣,用麻绳将衣服扎紧,又穿上白足袋与红纽草鞋,最后用檀纸和麻线将头发包好。在我做这些的时候,可以从铜镜中窥见小樱她也努力而笨拙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虽然这个动作她也已温习了无数次,但今日做起来还是会有些紧张吧。
   「小樱,你准备好了吗?」
   她将小小的拳头紧握,放在胸前轻轻向下挥舞道:
   「是、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么,一起加油吧!」
   推开门后,今天也要全心全意地迎接新的一天呐。

   「早安,巫女大人。」
   「早安,巫女大人,今天也要辛苦你了呢。」
   「您也辛苦了,早安。」
   今天也是一大早就有不少村民前来参拜,仅凭我一人实在应付不过来。回头望去,小樱已经开始引导村民净手、拜殿了。
   「这边请——对,先用右手握勺清洗左手,再用左手握勺清洗右手,剩下的水便用来漱口,千万不可以喝下去呢。」
   「谢谢你啊,小樱可真是个好孩子呢。」
   村民对小樱露出感激的笑容,还摸了摸她的头作为奖励。受到夸奖的小樱则是羞红了脸,一边低下头连连鞠躬一边说:
   「不、不客气!这是我的本职所以......」
   是努力终于得到认可了吗?见到这一幕的我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随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样的光景,换做几年前根本不敢去奢望呢。
   那孩子为了受到大家的认可而付出了多少努力,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好,那么接下来是,为了祈求降雨而进行的神乐舞。」
   换上千早,戴好前天冠,端庄跪坐于红色地毯上,单手展开这耀目金银扇,在古老悠远的音乐中衣袂飘飘。记忆中跳了无数次的舞,再随着音乐的律动和身体的动作被一点点唤醒了。偶然回首瞥见娇小的身影同我一起舞蹈,恍惚间竟看到十八年前的自己已然与那身影徐徐重合,明虚两影在一曲悠长中轻歌曼舞......
可这浑然忘我的舞步,终是被那惊叫从梦中惊醒。
   「巫女大人,大事不好了!」
    有村民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您不必惊慌,发生了什么事?」
我一边接住因舞步错乱而掉落的前天冠一边扶住村民问道。
   「村子附近又出现了狼,已经咬伤了一位外出耕作的村民了!」
   「是吗?请立刻带我前去查看!」
   我立刻抓住前来报告的村民的手作势要走,忽觉白衣衣角被人紧紧抓住。回首相顾,只见小樱忧虑地望着我:
   「小樱也想要去,小樱会保护希姐的。」
    这孩子,大概是被狼吓到了、在担心着我吧。
    我笑着揉揉她的头,随后握住了她抓着我衣角的手蹲下来告诉她:
   「小樱的心意咱已经感受到啦,但小樱还是乖乖地待在这里吧。不会有事的,咱会原原本本地回来的。」
    指尖轻轻用力将那冰冷的双手扳开,而后便决定要头也不回地离开。
    可最终还是回头了,为了一睹那已然婆娑的青眸。
    真是笨蛋啊,将气氛弄砸成生离死别一样。

    等到彻底平息事件后回到神社,已经是深夜了。远远便瞧见神社内依旧点着灯,果然是放心不下而等待着我回来吧?苦笑着摇了摇头、将被咬伤而包扎起来的手藏到背后后,我拉开木门走进了屋内。
    一进门便觉得胸口一沉,果不其然,是小樱扑进了怀里。
   「啊,终于回来了!」
   「是的,按照约定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哟!」
    用裹着纱布的手匆匆摩挲过那如丝绢般柔顺的秀发后便再将手藏起,这样便能应付过去了吧?如此心想着,手却被一把抓住了。
   「这是怎么了?」
   「在救助村民的时候不小心被狼牙擦伤了,没关系,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想要用两三句话轻描淡写带过,可是那孩子已经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了。
   「不会没关系的!明明都是小樱的错!都怪小樱没有和希姐一起,都怪小樱没有保护好希姐!」
    一边不停地自责着流下悔恨的眼泪一边跪下来低头道歉,这样的光景也已重复了很多次了,可是每每目及,心还是会像在深渊中般一次次地无尽下沉啊——
    无论发生了何种错误,无论责任在谁,那孩子总是会把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然后拼命地、重复地道歉,即使得到了所谓的谅解也仍像背负着某种重担一般。那重担已经积压得越来越沉重了,我怕它不知何时就会将那脆弱的身躯摧毁啊.....
   「不是的!绝不是小樱的错!如果小樱有错,那咱也有错才对!咱没有照顾好自己,咱又让小樱担心难过了,都是咱的错!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不会再让你担惊受怕了。」
   「希姐......」
    这次换成她将我抱紧、把我的头埋在她的胸口了。
    呐,你的重担,也请让我来帮你分担吧。

    睡前。
   「小樱。」
   「嗯,希姐。」
   「你......偶尔会觉得活着很累吗?」
   「不会哦,和希姐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开心,绝不会有半分不满哦。」
   「咱也是呢。咱啊,最喜欢这个美好的世界了,也最喜欢可爱的小樱了。所以这个村子和小樱,咱一定要拼尽全力去保护呢。」
   「小樱也最喜欢希姐了!但是小樱不敢奢望希姐那么伟大的理想,小樱只想保护好希姐。如果希姐想要保护这个世界的话,那么小樱也会赌上性命去守护它的。」
   「小樱,真的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小樱,原来是个温柔的孩子吗?」
   「是的呢。温柔的孩子都是神明大人赠予世间的礼物哦,一定会得到神明大人的特殊眷顾的。」
   「那么,温柔的小樱,可以请希姐讲个故事吗?」
   「当然可以呀。小樱听说过“黄泉比良坂”吗?在很久很久以前……」

4.

   「呀——!面——!」
   「手——!胴——!」
    清风飒飒中,那徐徐散落的樱花雨在木刀挥舞中如粉蝶般四散飘絮。
    跳跃摆振、正面摆振、蹲踞起立再接刺面连击,如此的训练动作一组一组循环往复,这样的度过清晨的方法于我而言,似乎已经是少成若性了。
    自从立下誓言要保护希和这个村子以后,我开始拿起剑,一直努力地变强着。如今数来,也已是第八个年头了。
    为了守护我所珍爱的一切——
   「小樱!」
    为了那个永远如赤子般纯真无暇的她的笑容。
    收刀,入鞘,平心,静气,调整表情,保持微笑,随后回头。
   「希姐。」
   「今天也辛苦啦,来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接过了希递过来的毛巾和热茶后,我在道场旁的木椅上坐下。
   「希姐这么快就过来了,今天神社不忙吗?」
   「哎呀呀,你看,最近樱花不是开了吗?大家都结伴到山上去赏樱了,这几日就都可以清闲下来啦。」
   「赏樱啊......」
    伸手去抓住那自樱云中缓缓飘舞而下的樱花瓣,手心立刻传来凉丝丝的触感,叫人不禁弯了眼角。但这幸福感却是那么短暂、不堪一握,仿佛风前之尘般稍纵即逝。
    因为自己的名字是“樱”,因为有和樱花的颜色一样的发色,所以对樱总会格外在意。
    手突然被轻轻握住了。肌肤的温热和花瓣的冰凉一同浸入掌心,随后薄唇也被人指尖轻点。
   「小樱露出了寂寞的表情哦,不可以哟,是也想去赏樱吗?那么我们现在就走吧!」
   「等、等等!并不是那样的.......要说赏樱的话,因为道场里有樱花树,所以姑且算是每天都在赏樱。而且我还要不断变强啊,所以希姐你想去的话就去吧,不必在意我。」
    肩膀被人轻轻按住了,只见希沮丧地垂着头露出了内疚的表情。
   「对不起呢,因为咱的私心而害小樱的自由被束缚了啊。」
   「那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这一切都是我的自作主张而已。希姐你也不必内疚,只要充分享受就好了。」
    这样说着的我,用几乎是在逐客的力道推着希的背催促她离开。
    她最后只深深望着我许久,也便沉默地离开了。
   「真是的……像孩子一样爱粘人啊。」
    我苦笑着揉了揉眉心自言自语道。
    希大部分时候都是一副温文尔雅、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有在我面前才会偶尔展现出孩子气的俏皮模样。时如小恶魔的狡猾、时又如天使的纯真,全是她不可解的戏法成分。
    然而我相信那正是她最真实的童心未泯的面孔,也坚信她深深信任着我才愿意将原原本本的自己毫无保留地展示于我,我也偶尔会因此而偷偷地引以为傲着呢。
    那么于我而言,希又是具有怎样意义的存在呢?
    偶尔也会为这样的问题久久困扰着呢。
    摇摇头将那念头从脑海里赶走,让自己的心重新归入宁静吧,可不能允许自己发呆啊。
我平举木刀于视线前方,开始屏息入定。
   
    然这宁静的日常,也终究被厄难毫不留情地粉碎了。
    一切都如同手中花瓣的破碎,只发生在转瞬之间。
    我看见有异火如孤狼突起吞噬了天。
    我看见有黑影如恶虎暴走撕裂了地。
    我听见了惊恐的尖叫、异兽的咆哮、无尽的哀号自山上滚滚涌下。
   「是妖,是妖!它们又回来了!」
    我听见众人惶恐无助的哭喊。
    我的瞳孔骤然紧缩,我束在腰间的樱吹雪如得了灵智般脱鞘暴起,我的脚步不受控地向山上狂奔而去,我失了智般不停念诵着那个人的名字。
   「希——」
    拜托拜托,请你再快上一些啊……
   「希——」
    那个笨蛋,一定会坚持守在那里,保护着大家全部离开吧……
   「希——你绝对不可以,再有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 6 )
热度 ( 7 )

© 96猫是世界第一等 | Powered by LOFTER